设置

关灯

467不期而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七七家d猫猫)正文,敬请欣赏!

    提问,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是哪儿?

    有人会说希腊爱琴海,有人会说意大利米兰,有人会说印度洋马尔代夫,当然,法国巴黎必然是这些繁多的〖答〗案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没有人会忘了巴黎,因为浪漫就是巴黎最鲜明最深刻的标签,这是一种融入城市骨架和血液里的气质。

    对于浪漫细胞遗失在北冰洋的埃文一贝尔来说,也许他对巴黎没有太多感触,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座城市的邂逅总是让人憧憬。浓郁的郁金香,在雕huā刻像的古老建筑中弥漫,街边画像、奏乐的流浪艺术家,用吟游诗人般的胡渣邋遢像世人诉说着,艺术在血液里流淌的〖自〗由和惬意。从巴黎时装周上琳琅满目的服装,到食物、建筑,甚至是生活方式,浪漫都已经成为巴黎这座城市里最朴素的一个成分。

    就算埃文一贝尔不够浪漫,读不懂巴黎的美,但他对于卢浮宫的喜爱,也可以说是被浪漫病毒侵袭之后的一个症状。而埃文一贝尔在méng马特尔的流连忘返,则是因为他对于艺术的喜爱了。艺术?本身不就是一件浪漫的事吗。

    méng马特尔,可以算是巴黎最具风情的地区之一,也许它不如埃菲尔铁塔、凯旋门那样大名鼎鼎,但这里却如同纽约的格林威治村一样,是巴黎这座城市艺术的发源地。méng马特尔区是贫穷画家和诗人们的乐土,譬如梵高、毕加索这样流芳百世的画家,都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但是”“贫穷”二字,也形象地说明了méng马特尔的气质也是梵高、

    毕加索们在世时的生活写照。

    为了生计,天sèméngméng亮时就背着画家去画画卖钱,交房租、吃饭,空着肚子,坐在méng马特尔的街头等待着如果的人群,能够停驻脚步,让他们画上一幅画,挣一些钱。梵高、毕加索们生前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只能在méng马特尔求生存。但是在他们离世之后,一副画作却可以拍卖出天价,这是对所谓“社会认可”的一种讽刺也是对梵高、

    毕加索们的遗憾,还是“艺术”无法避免的修饰词之一。

    但是同时也让méng马特尔成为了艺术的保证。

    现在,在méng马特尔的街头画家们,必然身怀绝技当代著名的画家们又很大一部分就是出身于此。街头这些看上去像是小贩式的画家,

    或者是画家式的小贩,一幅画往往能够换取三百法郎的成交价格,一天下来收入高达一万法郎,也不是故事之中才会出现的事。

    对于巴黎的游客们来说到méng马特尔留下一副画像速写,也可以成为旅途中的一个瞬间。但对于埃文贝尔来说,他对méng马特尔的留恋,却是因为他对街头艺术的爱好。街头艺术,行为表演、画画、舞蹈表演都算是其中一种。

    乘坐着公车摇摇晃晃地往巴黎北部驶去,在méng马特尔高地下车,就可以看到小山包之上的méng马特尔了。一级级的台阶引着窄小的巷子向高处伸去。小巷很窄斑驳的灰墙和石阶,通向远处、高处,两侧中世纪的老房子面对着面,一间挤着一间连在了一起。这让埃文一贝尔想起了希腊的mi月圣地圣托里尼岛只是圣托里尼岛完全就是白蓝sè的世界,而眼前的高地却是以灰sè为底sè彩斑斓的世界。虽然没有圣托里尼岛的纯净灵动,也没有威尼斯旁彩sè岛的颜sè鲜艳,却带着只属于巴黎的气息,让人不由惊叹。

    站在巷子口,就可以看到méng马特尔的独特了。窗子白漆斑斑的老住宅,门框漆成天蓝sè的小*啡店,屋里全涂成红sè的小酒馆,每一处都尽情地展示自己的个xing。大大的玻璃窗投射出夕阳好看的颜sè,木框的窗子使空气都弥漫着

巨星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电影巨匠  大戏骨  
相关:倾世大小姐:妾本惊华 破界登仙 不朽圣迹 空之恒 最强弑恶系统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