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55生活脚步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七七家d猫猫)正文,敬请欣赏!

    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去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埃文一贝尔看着伊登一哈德逊那倔强而脆弱的身影,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离开了墓地,将空间和时间留给了伊登一哈德逊。他需要和自己的嬷嬷独自相处一段时间。[搜索最新更新尽在http://www.66721.com

    www.66721.com]

    埃文一贝尔和伊登一哈德逊是同一类人,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就算付出了信任,心中也始终有一块自己固守的方寸之地,没有人可以进入。他们互相了解,就像了解自己一般。所以,埃文一贝尔选择了离开,让伊登一哈德逊可以放任自己彻彻底底地脆弱一回。

    坚强,其实是一个贬义词。因为一旦一个人坚强太久,久到已经遗忘了脆弱、依靠、眼泪这些情感,久到已经麻木、僵硬、冰冷,久到就连自己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凯瑟琳一贝尔坚强了二十年,现在她有一双儿子可以依靠:伊登一哈德逊坚强了二十二年,他心中唯一的依靠却离开了,他心中唯一的柔软消失不见了,从今往后,他就要独自坚强下去。今天,是他唯一软弱的机会。“唯一的机会”多么可笑的一个形容词。所以,坚强是一个贬义词。

    当埃文一贝尔离开时,他在伊登一哈德逊的眼角看到了晶莹的泪珠,那透明的泪珠在yin霾的天空之下,绽放出宛若雪huā般的光芒,透亮透亮的,里面的悲伤和哀痛却带着毒素般的墨绿sè、致命沉痛的黑sè,顺着他那冰冷而僵硬的面具,缓缓流下。一滴泪水承载的重量,不是我们想承担就可以承担下来的。有时候,允许自己软弱一下,也是可以的。

    埃文一贝尔迈开了自己的脚步,坚定地朝山下走去,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云杉林如同烟囊般交错凌『乱』的枝桠中。身后,低低的呜咽声,在轻风之中若有似无地飘了过来。

    伊*一哈德逊是倔强的,也是孤独的,还是胆怯的,他习惯xing地将所有情感隐藏在心底,用冰山面具去对付一切。所以,他一直都爱着自己的嬷嬷,却从来没有机会告诉她,就连嬷嬷的葬礼都变成了一场闹剧。刚才埃文一贝尔唱的这句歌词“我爱她很久很久了,我只想说她从来都没有她从来都没有发现过我”是唱给伊登一哈德逊听的,但实际上,埃文一贝尔知道,他嬷嬷一直都是知道的,因为伊登一哈德逊是她的孙子,从小一手带大的孙子,他只是不同的表达罢了。

    yin阳两隔,就好像生活与虚幻,也好像事实与虚构。“事实一虚构(人比比um)”埃文一贝尔刚才创作了这首歌,用着平缓而慵懒的曲调,空气中云杉被风轻轻吹响的声音就是木吉他的弦音,低低『吟』唱着两个世界之间的差异,在不经意间,词曲之间流淌出来的悲伤,淹没了伊登一哈德逊,也淹没了埃文一贝尔自己。

    事实与虚构,就想生活与小说。在小说之中,我们可以放飞想象,所以,我们总是把生活之中所无法实现的梦想,放在小说里完成。

    埃文一贝尔上一辈子所不敢触碰的想法,这一辈子就放开手脚,彻彻底底的享受着,因为这第二次人生,对于埃文一贝尔来说,就是小说变成了现实,虚构和事实融合的一次机会。但是,伊登一哈德逊却没有这次机会,yin阳相隔,就是yin阳相隔,他再也没有他的嬷嬷了。

    离开了墓地之后,埃文一贝尔就放缓了步伐。他将空间留给了伊登一哈德逊,但他也没有地方去~他可不想回到那间屋子里,看到哈德逊夫fu那副嘴脸,因为他不保证自己不会一拳挥到他们的脸上。所以,埃文一贝尔只能放慢脚步,在这外面散散步了。

    又是一阵海风吹来,埃文一贝尔不由再次打了一个冷战。北欧的

巨星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电影巨匠  大戏骨  
相关:我们的毕业同学录 最强螺旋升天轮回套路系统 龙腾跃 在下姜攸,有何贵干 贝加斯特高校法则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