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54欲哭无泪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七七家d猫猫)正文,敬请欣赏!

    都说肥皂剧太过狗血,事实上,最狗血的永远都是生活,因为生活之中,永远有你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伊登一哈德逊没有料到最爱他的嬷嬷会突然离世,因为律师事务所的繁忙,他上一次见到伊li莎白托马斯,是大三的暑假,虽然每周都有电话联系,但依旧不如见面来得〖真〗实。

    当知道嬷嬷去世时,伊登一哈德逊恨不得飞奔到斯德哥尔摩,去见嬷嬷最后一眼。但随后,他就就算见了嬷嬷最后一眼又如何?

    她已经不能再对他说话了,她已经不会牵着他的手去码头了,她也不会擦着他的眼泪告诉他“不要轻易在别人面前掉眼泪,因为那只会显得你软弱,而不会有任何作用”………

    所以,伊登一哈德逊放慢了脚步,他和埃文一贝尔一起去拍摄“真爱至上”他有时间去关注八卦,他还有闲情喝下午茶,就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生老病死,全世界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一个课题。每一秒钟,世界的角落都有人离开,也有人降临。只是,那些都是陌生人,不是自己认识的人,所以都没有关系。

    “听说,她是在睡梦之中离开的,没有痛苦。”伊登一哈德逊看着墓xué里的棺材,低声说道。

    埃文一贝尔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不想说什么,因为此时伊登一哈德逊需要的不是对话,只是一个倾听者而已。

    伊登一哈德逊拿起了『插』在土丘上的铁楸,铲起一把土,举起手放在半空,却凝固在了那里,一铁楸的土似乎不忍心往下倾倒。看着土坑里的那个精美的盒子,那个被称为是棺材的盒子,薄薄的一层木头,却让人yin阳两隔。盒子之下是天堂,盒子之上呢?是世界,依旧冰冷而残酷的世界。

    伊登一哈德逊的手抖了抖,一些细微的尘土掉了下去。尘土覆盖在棺盖上,将原本的暗红sè掩去了几分。他突然就慌了,前所未有的慌。

    他惊慌失措地把铁楸扔了,然后往后退了几步,好像那个墓xué里有吸血鬼复活一般。他看着那口棺材,不住退后,再退后,一直到看不到为止。

    看着站在原地好像无头苍蝇的伊登一哈德逊,褪去冰山外壳,褪去他的保护sè,他终究也只是二十岁而已,仅仅经历了二十年的人生,要面对生老病死,还是太过生涩。就算是埃文一贝尔,前后经历了五十年人生,他依旧无法用平常的心态去面对生老病死。这件事,只怕是用一辈子、两辈子都无法适应的。

    “伊登。”埃文一贝尔开口呼唤到。

    “不要过来!”伊登一哈德逊的身影就充满了胆怯,就好像八岁时从梦魇之中惊醒的孩子,他会因为chuáng底下有怪兽的可能xing而惊hun不定,他也会因为窗外吱吱作响的树枝声而彻夜未眠,他还会因为隔壁传来的滴水声而睁大眼睛。“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吧!”伊登一哈德逊仓惶而恐惧地说到,彷佛迟一秒,这里就会被怪兽侵占一般。

    这样的伊登一哈德逊,脆弱得让人心疼。那ting拔的脊粱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他完全蜷缩在一起,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肩膀,希望因为拥抱而给自己一些温暖,但却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四面八方出来的寒风,将他黑sè的西装灌得慢慢的,就好像他随时会乘风而去一般。

    “伊登一哈德逊!”埃文一贝尔生气了,他的眼睛好像进入了沙子,变得湿润起来,他的声音带着鼻音,但是他的确是生气了。“这是你和伊li莎白最后的告别,你就希望她看到你这个样子?懦弱、胆怯、害怕、惶恐、惊吓……这就是她长大了的孙子?”

    埃文一贝尔的话,让伊登一哈德逊找回了一点hun魄,涣散的眼神稍微集中了一些。

巨星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电影巨匠  大戏骨  
相关:女尊之一世长安 休了仙 青春记忆之学园生活 重生之枪手 灭世神途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