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邪神们的福尔敦

    奥格斯特放下手中擦拭的高脚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衬衫,翘着兰花指推开了后门,他领着两人在阴暗潮湿的后巷中穿行了是来米,顺着一条挂在旅店后方的铁梯爬上了旅馆背后的一排房屋。笔神阁 bishenge.com

    奥格斯特用钥匙打开了一扇位于旅馆后方小二楼的一扇铁门,站在门口朝里面观望了一阵道:

    “这里是你们平日里居住的地方,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在福尔敦市算是比较安全的居所了,卧室床下有个俺们,通向旅店的酒窖,落下去正数第三个大木桶挪开可以通往地下水道。这是钥匙,房租按月结,每月9芬,交给我就行了。”

    奥格斯特放下钥匙,转身就走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作为一名和各个教派、各种势力都保持着联系的半暗桩,他深知言多必失的道理,而且也不愿意过多地与这些来自各种势力的潜伏者们接触,他还是继续当一个逍遥的情报集散人员来的畅快。

    两人走进房间内,把行李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观察了一下几个房间,虽然陈设都不算新,但胜在打扫地很干净,维克托把身上的钱袋都掏出来,接过希格莉特递来的铁盒子,将所有钱都塞进了铁盒子里,走进厨房,希格莉特蹲在厨房下水处用一把小匕首抠出来两块砖,吐出一口烟雾进去,将藏在夹墙内的蛇虫鼠蚁全部弄死,用烟雾包裹着铁盒子藏进了墙里。

    维克托洗漱完毕后走卫生间里走出来,希格莉特已换上了一套深紫色的睡衣,端着一杯沏好的红茶等在了卧室门口,维克托摸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接过红茶后走向客厅窗口前的那张长椅。

    “你不进来睡?”

    “别闹!”

    维克托自己调戏了一下自己,坐在长椅上抿着红茶,翻出了金质卷烟盒里的黑角点燃,一口口地抽起来。

    邪灵空间内,维克托趴在地上听着其他四人的诉说,胖绅士的计策奏效了,靠着夜莺女士强大的情报搜集能力,已确认了唐恩.范克希尔将在凌晨5点参加一个名叫螺子共进会的邪教组织在河岸街莱塞姆剧院的集会,四个人约定了在两个小时后前往莱塞姆剧院的接头方式和暗号,全程无视趴在一旁的维克托,维克托也没想着和他们瞎掺和,从邪灵空间出来后,他就合衣倒在长椅上补觉去了。

    两个小时后的福尔敦市,河岸街后巷,莱塞姆剧院。

    这是一家三十年前创建的老式歌剧院,随着几任老板的更迭,剧院而今破败不堪,早就成了流浪汉群体的聚居地,一米五女士披着一身黑色祭袍从正街转进阴暗的巷子,来到剧院空洞洞的后门前,看向阴影中站着的黑袍人,咳嗽了一声,小声道:

    “今晚的天气不是太好,多雾。”

    “雾气也遮不住邪恶的欲望。”

    暗号对上了,她走上前去接过法官递过来的面具,摘掉头上的花边小礼帽戴上,望向法官,他穿着一身风衣,把自己掩盖的严严实实的。

    “他们呢?”

    “胖子到了,这家伙很狡猾,能力估计是隐身什么的,就现身了一下拿了面具就不见了。”

    “夜莺呢?”

    “鬼才知道!”

    法官从风衣下掏出一把燧发短枪,用一块破布擦拭起来,一米五看向周围阴暗的环境,试图发现夜莺和极小概率会参加此次行动的维克托,法官擦完枪,想起什么般开口道:

    “哦,对了,胖子不让我们这样称呼他,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代号,爵士,呵呵,一个连基本贵族礼仪都做的不标准的爵士。”

    “我能听见。”

    空气中传来爵士不满的声音,一阵波纹从空气中浮现,胖乎乎的黑袍人手里攥着一把锋利的裁纸刀。

    “本事不错啊。”

    法官调侃了一句,左右观望了一下,没有等到夜莺和那个胆小鬼,看向

相关:云生海 福从天降 盛世娇宠:狼性首席狠狠爱 我的僵尸男友 战魂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