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二章 列车偶遇

    “先生,来份花生、瓜子还是牛轧糖?”

    端着木板,木板上摆满了各种零食的小女孩转到了维克托跟前,维克托摸了摸内衣口袋,掏出三个太阳花造型的铜沃什递了过去,拿了一份牛轧糖,软糯的牛轧糖塞进嘴里,感受着那份香甜,能够暂时让他忘掉车厢内难受的错觉。一窝蚁  m.yiwoyi.com

    蒸汽列车内的空间不小,人也蛮多,除了84沃什的坐票,还有半价的站票,身上沾染了太多泥巴的农夫把装满各种蔬菜的箩筐、担子横七竖八地摆在过道中,人却朝买了坐票的乘客身上靠,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这些泥腿子都是没理占分三分,得势不饶人的主,有的人还嫌弃地让出了一点点座位,买站票的则脸不红气不喘地踮着屁股坐在了上面。

    叫卖零食、香烟、报纸的小孩儿在拥挤的过道中穿梭自如,一些穿着像农夫却身无长物的贼眉鼠眼之辈则在车厢中游弋,打量着那些可能潜在的肥羊。

    维克托倒是没有再遭遇一次在马车中转站时的窃贼,反倒是希格莉特那边出现了问题,为了营造出两人不认识的氛围,他和希格莉特刻意分开在两个车厢坐下,希格莉特坐在他身后的那个车厢里,此时正强忍着用烟雾扼死那个往她身上凑的窃贼,用锃亮的大眼珠子瞪着对方,换来的却是对方一脸惊艳的表情,反而凑得更紧了。

    哎,就算裹着围巾,但露在外面的白皙皮肤,会说话一般的卡姿兰大眼睛,长长细细的弯眉毛和紫红色的柔顺长发,让窃贼认为自己今天说不定还能顺便揩点油呢。

    “嗯哼~”

    见窃贼已经开始撅起屁股朝希格莉特脸上凑了,坐在对面的一位老年绅士看不过眼了,放下手中的报纸,冲窃贼拉开了上衣的黑色礼服,露出了里面的盾牌状治安官徽章,窃贼尴尬地摸了摸鼻翼,苦笑着挤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见,希格莉特连忙对老治安官报以微笑,治安官含蓄地点了点头,若无其事地拿起报纸阅读起来。

    希格莉特看向老治安官报纸背面的新闻,新闻上有一副配图,是个通缉令,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在上面,除了眼神略显阴骘外,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根据弗里德里希治安官和他忠诚的同事们尽职尽责的调查,唐恩范克希尔很可能流窜到了本市。唐恩范克希尔原本是索芙特市的一名教堂助祭,记者不便透露是哪座教堂,也不便透露该教堂属于哪个教派,自去年芽月初起,唐恩在索芙特市疯狂杀害了十三名交际花,并且砍掉了她们的头颅,在今年花月的神父晋升考察前期,唐恩因为惧怕在神灵面前暴露自己的罪行,便选择了逃窜。皇室及宗教仲裁庭对其进行联合悬赏5瑟里,未曾想到,唐恩范克希尔竟然流窜到了本市,而且极有可能将对本市的交际花下手,在此,真理报知名记者克里斯汀艾奇提醒福尔敦市的女性,尤其是交际花们,最好不要在晚上10点以后出门从事业务”

    希格莉特磕磕巴巴地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发现一个令她感兴趣的名字,唐恩范克希尔,她记得维克托在邪灵空间内的遭遇,那个胖绅士看起来可能就是真理报里的编辑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

    尽管报社记者明确表示不指明教派,但从神父和助祭就能看出,他在赤裸裸地打天父的脸,不知道这个敢说真话的记者现在还活着没,有没有被吊起来烧死?

    “旅客朋友们,前方到站福尔敦市铜枭区,铜枭区是福尔敦市最大的手工业及小商品区,区内有福尔敦市最著名的景点黄化方尖碑,大家可以从列车右侧的窗户朝外看,黄化方尖碑通体高64517米,为天父教所建,是为纪念元祖苦修士芒克逊祖行走世界,传播天父教义的伟大贡献,方尖碑南方立有逊祖铜像”

    乘客们纷纷挤到右侧看向窗外,一座四方形的黄色方尖碑矗立在铜枭区林立的建筑群中,与

相关:女汉子闯皇宫:妃常难训 游戏婚姻:总裁半夜来敲门 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 宝珠 烈火集团:腹黑总裁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