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烧女巫节上的骚乱

    维克托看向外面依旧黑漆漆的夜色,摸出旧怀表看了看,还有而是二十分钟就七点了,天色却依旧没有见亮,他看向依旧躺在简易木质大床上休息的希格莉特,心念一动,希格莉特睁开了眼睛,她身上的睡衣自动变成了昨日的装束,干干净净不用换洗清洁,她甚至不流汗,沾染的尘泥会被烟雾轻松地剥落,这可真是一个纯洁的身体。读字阁 www.duzige.com

    希格莉特在收拾床铺,维克托在收拾行李,当他们一切准备妥当,背着木框箱,拿上翻毛皮箱,拉开房门朝着楼下走去时,听到动静披着衣服从管家房里走出来的劳德管家举着油灯站在楼梯口等着他。

    “维克托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

    作为一名非传统贵族家庭的管家,劳德从来没有在九点以前起来过,史塔克家即便再落魄,身为教区法官的史塔克侯爵也绝不会让子嗣们放弃“前公爵”家族的生活方式,必要的威严和体面还是要维持的。

    “我得去乘坐早班列车,请转告裘克表哥,感谢款待。”

    “您稍等......”

    劳德提着油灯回到管家房内,很快又推门出来,他递过来一个叮铃咣啷的小皮袋子,听起来钱不少,维克托默默想着身上的巨额意外之财,刚要拒绝,劳德却说:

    “这是老爷吩咐过的,说是阿拉斯加少爷和维克托少爷如果过来,都需提供一定微不足道的帮助,咱们怎么说也是帝国的大贵族之一,不能让子弟们过的太寒酸。”

    “阿拉斯加,他来过了?”

    “是的,昨天中午来的,不过阿拉斯加少爷并没有进来,只是取了钱就走了。”

    “他有没有说过去哪儿?”

    “阿拉斯加少爷说是去铜枭区做生意,不过送他过去的车夫回来说他并没有乘坐去帝都的蒸汽列车,反而是买了一张去布莱克希尔郡的车票。”

    天知道布莱克希尔郡在什么鬼地方,维克托只知道阿拉斯加又擅自做主瞎跑开了,跟在他身后的希格莉特见老管家丝毫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乳白色的浓雾在大宅子弥漫开来,她率先朝着大门口走了过去,老管家回头张望了一下,看着突然出现的浓雾,疑神疑鬼地看向维克托:

    “这雾真奇怪,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我也觉得凉飕飕的。”

    劳德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想起了一些关于史塔克家族的不太好的传闻,没心情和维克托寒暄下去的劳德哆哆嗦嗦地回到了屋里,他要去祈祷,祈祷那些传闻中的恶灵别缠上他。

    维克托走出大宅子,离开了紫罗兰大街11号,希尔莉特走在他前方两百米开外的地方,浓雾笼罩了差不多整条街的宽度,前方不断有撑着雨伞的行人提着油灯跌跌撞撞地从浓雾中钻出来,一脸怀疑人生般看向身后的浓雾,维克托提着油灯跟在希尔莉特身后,朝着地图上标注的普尔斯顿列车站方向走去。

    顺着紫罗兰大街一路向东,穿过教区大广场之时才堪堪看见昏暗的天空开始发白,而此时这里人山人海地正在举行盛大的“烧女巫节”,即便是在大雨中,那些虔诚的天父教信徒们风雨无阻地用手护着蜡烛,或者提着油灯,全都念着天父的经文,嗡嗡嗡地如同一大群聚拢觅食的小蜜蜂。

    广场中央竖立着巨大的十字架,底部堆满了无尽的被大雨浇湿的柴禾,几个被烧焦的人挂在十字架上,正中央的一个高大十字架上依然挂着一具女尸,维克托只看了一眼便停下了脚步,心情复杂地看着杰姬那低垂的脑袋在夜空中随风摇曳,她的衣物有点破损,露在外面的皮肤特别苍白,天父教徒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她不至于腐烂,也许是为了烧的时候好看一点吧。

    今天才烧吗?维克托以为杰姬早就被烧了,没想到还被当做压轴的重头戏留了下来。

  

相关:圣王天尊 诡仙记 罗刹炼丹师:夫君哪里逃 废柴王妃:皇叔我不约 阎少的绝宠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