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人间疾苦

    赵海棠回到沈府,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她径直去了后厨,怀里揣着的黑珍珠,不一会儿,就研成了一小瓷罐的粉末。词字阁http://m.cizige.com

    “郡主,郡主赎罪。”

    赵海棠刚进屋,就看到石头满脸的眼泪混着鼻涕,床边一碗浓汤药早就被打翻在了一边。宋朝颜捂着手,皱着眉头站在一旁。雷渡脸色通红,许是烧糊涂了,雷渡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胡话。

    “石头,这汤药,小炉子上还有吗?”

    “赵大小姐!有呢有呢,小的熬了满满一大锅,可……公子喝不进去啊,刚刚还……”

    石头见到赵海棠,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刚刚还黯淡无光的眼神,瞬间泛着亮。

    “有就赶紧端过来,你家公子再这样下去,这脑袋可就烧坏了。”

    赵海棠瞧着雷渡这个样子,也顾不得自己身份特殊了,她快步上前,挖了一勺珍珠粉混在药里。

    “石头,拿些蜜糖来。”

    赵海棠扶着雷渡,床被边还有刚刚雷渡吐出来的药渍。雷渡从小就怕苦味儿,连菜里的苦瓜,都不肯多吃一口。这药汤子里放了黄连,苦味可见一斑。别说这会子他昏迷着,就是清醒着,也未必能喝得进去。

    “咳咳咳!”

    雷渡刚想把药咳出来,赵海棠眼疾手快的,塞进嘴里一块儿蜜糖。原本紧皱的眉毛也缓缓的顺开了不少。

    一旁站着的宋朝颜拿着手帕捂着鼻子,屋子里刺鼻的药味儿让她胃里一阵的翻腾。

    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多接触接触雷渡的,谁成想他竟病的这么重。

    宋朝颜眯了眯眼,瞧着赵海棠和雷渡,缓缓地退出了房间。

    一晚上,赵海棠守在雷渡身边,直到他彻底退了热,才打着哈欠,回了房。

    次日一大早,原本还睡的迷迷糊糊的赵海棠,直接被沈琪云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赵大小姐看样子有心事?“

    也不怪沈琪云这么问,两个人沿着热闹的街道走了大半天,一路上,赵海棠一直绷着脸,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我说长公主殿下,我这还禁足着呢。”

    “怕什么,他沈知还敢惹我?”

    赵海棠撇了一眼沈琪云,仗着她是皇后娘娘名下唯一的嫡长女,一向是不把任何规矩放在眼里的。走着走着,两人慕然停在了一家当铺门口。

    ”做什么,难不成你还要当东西啊?“

    沈琪云是个嘴里停不下来的主儿,适才能那么安静,许是因为不知从什么地方摸来了一个鲜红透亮的苹果。

    ”失票无中保不能取赎”

    “虫蛀鼠咬各听天命”

    “古玩玉器周年为满”

    “神枪戏衣一概不当”

    当铺门口,贴着几张红绸缎,上面赫然写着冰冰冷冷的几句话,来来往往的客人或是纨绔子弟,拿到元宝甚是开心,或者满脸的囧破,拿到铜板急着抽身,表情各异,十分精彩。

    “这庄子是父帅名下的产业,我……”

    上一世,那所谓的大将军贪污受贿的案子,起源,便是这家亨源通典当铺,铺子里查出黄金万两,可账上却亏空的厉害,而这些凭空冒出来的金银细软,竟全数源于数年的军费支出,那些沉甸甸的箱子里,有一半,都是打着印子的官银。

    赵海棠欲言又止,沈琪云倒是好奇的很,从小长在宫中的她,金银珠宝见的多了,可这当铺,着实属于听说过没见过。

    “哦,原来是自家的产业啊,早说啊,哎,海棠,这当铺的柜台,怎么支的那么高啊,这人要是稍微矮一点,踮着脚都未必能够得到啊。”

    听见赵海棠说是赵家产业,沈琪云像是拿了张通行证一般,直接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刚一进门,便像

相关:不一样的人间 斗仙机 生化时空 战萝军神 斗天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