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九章 自知之明

    浅聆心有些不信道:“真的?”

    招如玉满满求生欲道:“我骗你作甚,只是这些年总有魔门之人找我麻烦,天蚕殿就被砸毁好几次,小的无处容身才隐居于此,不想又被你找着了!”

    浅聆心松开钳制,仍坐其身上道:“找你麻烦那些人可有看清长相,你如何确定是魔门之人?”

    招如玉趴在地上委屈道:“我虽然法力低微好歹有五百年道行,自能瞧出对方身上血脉之气,她们确然来自魔门,蒙着面不见其长相,是修罗女吧”

    浅聆心若有所思起身,来到其面前蹲下道:“你即为此处百姓供养,就该守护一方,为何要给这些女子脸上下什么印记,你嫉妒别人比你长得好看啊!”

    招风趴在地上一脸委屈的噘嘴低泣,那委屈小模样令人心都软化了,他道:“这不能怪我,他们求我授予圈养冰蚕之法,我得人供奉自然要让人们得偿所愿,只有家中女子一旦接触了圈养方法就会被冰蚕毒侵身,脸上就会有这个印记。看书否 m.kanshufou.com有得必有失,平白无故得来的富贵荣华必然自损福报,也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浅聆心居然觉得对方说得在理,这世间福报本就看个人阴德,不然纵求得万贯家财和身份地位也必招横祸,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浅聆心看了看地上人,淡声道:“起来”

    招如玉怯怯懦懦爬起来,又胆战心惊看着这看起来年纪不大脾气却横的俏厉美人,目光在其脸上扫了一扫,便笑着试问道:“你脸上那封印如何解的?那可是用我脸上这冰蚕毒加以独门禁术所下封印邪咒,除了能很好封印血脉气息,一般人就算解了封印也无法解毒,可否告诉在下是哪位高人所解?”

    浅聆心瞟了他一眼,一把掳过他衣襟,怀疑道:“我正想管你要解药,好顺道解了镇上百姓的毒,弄半天你也无解?那便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招如玉立马双手拦开,叫住她道:“百姓脸上之毒可解!只要你告诉我是何人解了你脸上封印我便告诉你解药”

    浅聆心抬眸看他,笑道:“你在威胁我?”

    招如玉见她笑的阴冷,连忙后退一步,陪笑道:“我刚刚被你那一拽摔得脑子不清醒,我好像记得找你娘亲那些人的样子了,得好好想想就能想起来!”

    浅聆心笑意盈盈走了不再理会,如今对方长什么样也不那么重要了,只要晓得是练纭纭同门中人以后避着点就是。

    回到神女庙,后院天井下檀珩书身穿白衣端坐,闲逸淡然的喝茶,煜天音不见人影,浅聆心带着身后一位跟屁虫走了进去。

    浅聆心在檀珩书对面位子上大喇喇坐下,连续倒了三杯茶饮下,口燥之感适才退去,檀珩书静静看了她一眼,目光瞥到她身后跟着之人。

    茯苓拿着扫阳帚正从后堂出来,瞧见回廊上鬼祟红衣男子,过去一拍后肩,对方转过身后看到其脸适才吓一跳道:“你是前镇的人,鬼鬼祟祟来我们神女庙作甚,这里不欢迎你,快出去,滚出去!”

    见茯苓驱赶人,浅聆心笑着看热闹,这时房中被惊扰的煜天音也开门走了出来。

    招如玉被驱赶的满院子乱跑乱窜,口边直嚷嚷着讨饶,浅聆心被这打闹画面弄得哭笑不得,她走去拦着茯苓解释了一番,茯苓气呼呼道:“姐姐,怎把前镇这等铜臭之人给带回来,他们向来用鼻子看人看不起我们穷人,让他进来简直玷污了神女庙!”

    浅聆心好容易安抚好了茯苓让其留下这被吓得战战兢兢可怜之妖,招如玉闪到浅聆心身后求庇护。茯苓气呼呼去了前院,招如玉委屈巴巴从身后探出脑袋,看到院内还剩一位冷若冰雪白衣男子和一位面色冷酷青衣男子,感受到二人身息当即眼中一惊。

    他能瞧出二人修为深不可

相关:花间流浪-美女危险 重生民国娇妻 隐婚前妻不准改嫁 东方雀歌集 我自横刀笑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