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九十五劫 云的故事(三)

    测试广告1    “放肆!我上界的规矩岂容你这般质疑?本君念你制云子有功,本不想给予重罚。燃字阁 www.ranzige.com可你竟然顶撞本君,质疑上界规则。必要从重发落了!”混沌的男声听起来十分愤怒。

    “上君,求您开恩。念在她为上界劳作多年的份上,从轻发落吧!”黑袍男人的声音继续说话,祈求能有一线希望。

    “玄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如今在上界这样可怕的日子,我真的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哪怕赐我一死,我也心甘。图个清明。不要再受我连累了!”

    被称作云女的白衣女子依然倔强。绝望的生远比安宁的死要更加可怕。她早已觉得失去了在上界停留的意义。

    “云女,你为何如此固执?”黑袍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也是有些不痛快了。

    “玄空尊者,你僭越了!既然你如此怜惜云女,处处与本君作对。你也当与她同样受罚!”

    “上君,这件事本和玄空尊者没有关系。请您饶恕他吧。一切的罪责由我承担。”女子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沙哑,像是很疲倦又虚弱的样子。

    “你们二人谁都别想逃过罪责?全都重罚!云女,你以为赐你一死就算是对你背叛上界的惩罚了?恐怕太轻松了!卫兵,赐云女和玄空尊者服用红尘酒,忘却上界前尘之事。一同在忘尘台上掷下去。直接堕入鬼域冥道。承受两千年非人非仙的地狱服刑之苦,并不得轮回!并且玄空永久作为压制云女的身份而存在!”

    上君的声音怒得近乎是吼出来的。不容置疑,掷地有声。

    “是!”云女两旁的卫兵直接将捆绑着的云女押住。

    “求上君开恩啊!”从后方的雾霭之中出现玄空尊者的身影,他同样被两个铠甲士兵押送着,强制性的扭送到了忘尘台。几个士兵强行将两碗红尘酒分别灌入黑袍男人和云女口中。

    黑袍显然想奋力挣扎,但两侧又出现了更多的士兵来压制他,使其喝下药酒。

    云女却显得决绝很多,兵卫给她灌下红尘酒的时候,她没有丝毫挣扎,只是眼角滚落了一行清泪。

    忘尘台的中心位置实际是像一只闭合的风扇一样可以开启的。中空的地方怒吼着狂风暴雨,雷电交加。

    忘尘台听从决裁者的命令,自动变换开启不同的下界通道。此次便是听从上君命令,开启的是上界通往冥府鬼域的轮入道。

    云女闭起了双眼:“玄空,这次是真的连累你了。以后有机遇再偿还于你。”云女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之后,就被身侧的两个兵卫一把推入了忘尘台开启的轮入道之中。紧接着是黑袍男人的无用挣扎,最后也被推入了轮入道中。

    幻境中再次变换画面,是云女和玄空尊者堕入轮入道中的场景。

    两人在极速下坠,狂风吹乱了两人的青丝。那凶猛的雨点打在二人身上就是一块红色的腐蚀伤痕。在下坠的过程中,雷电甚至直接将本就体力虚弱的云女击昏。

    雾霭重新弥漫,然后又散去,幻境中的画面又切换回了那个云女曾经制作“云之子”的地方。

    那里一排排站立着已被制作出来的“云之子”的样貌和普通人无异。有的外貌一般,也有的相貌出众一些。

    他们已经像模像样的穿上了统一的白色短袍,系着黑色的腰带。其中有几个女性,虽是长发,但也和男性一样的着装,黑色的青丝被挽成男子一样的发髻。

    这些“人”都站在殿中,像是站立着睡着了一般,双眼紧闭。又像是一群刚出生的婴儿般,有的眼皮微动,但也没有睁开双眼。有的嘴唇会轻轻嚅动,手指会微微抖动,但是都还是站在原地。

    不过殿中的

相关:我是半只鱼 重生之女主的礼包 我是网络小混混 执掌神殿 韩娱之最近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