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6.026

    实则元赐娴的气早就消了。时卿此人,  她是不奢望他低声下气道歉的。他能拐着弯托霜妤上门慰问便已难得,何况当日那茬,  说到底也算她的过错,因此她晾他这些天,并非当真不愿理他,而是走了个“战术”。

    正如此刻,她瞧见他冒火的眼神,偏不给他好颜色瞧。玉指一伸,  将碧绿的瓷瓶捻着转了一圈,确信晃到他眼了,才缓缓收回袖中。

    时卿心中冷嗤一句“幼稚”,  理了理衣襟,目视前方,  神情倨傲。

    元赐娴便也扭过了头来,暗暗垂眼回想郑濯的伤势。

    方才凑近一瞧,她现,  僧人失手抖落的香灰大多撒在他袖口,手背处则十分轻微。如此一点烫红,于武人而言不过像被蚊虫叮了一口,真要说是谁刻意为之,似乎没什么道理。

    她想,  大约是她过于关注郑濯,  杯弓蛇影了。可等了一晌,  当她打消疑虑,  上前去接僧人手中的细香,却复又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细香的味道,与郑濯身上的香灰不一样。

    她伸出的手一顿。给她递香的僧人也是一愣,却见她很快笑了下,仿佛什么也未生,接了香去到祭鼎礼拜,继而退出了道场。

    元钰先她一个作礼,出来后放慢了步子等她,见她跟上,偏头小声问:“方才何事?”他注意到她有一瞬停顿。

    此刻人多眼杂,元赐娴摇头示意无事,待去到举行下一场仪式的大雄宝殿附近,才压低了声道:“阿兄,你闻闻这香灰。”说着抬起袖子来。

    刚刚作礼时,她趁僧人不注意,掸了掸细香,留了撮香灰在袖子上。

    元钰低头一嗅,不明所以道:“有何不对?”

    “阿兄拿到的细香,与我这袖子上香灰的气味,及祭鼎里边的,想来是一样的。”

    他点点头。

    “可六皇子身上的却有些不一样。”

    元钰知道她这妹妹五识素来灵敏,却到底心存疑虑:“如此细微差别,你可会闻错?”

    元赐娴摇摇头道:“当真不一样,大抵都是佛香,却混了些别的什么。”她皱眉回想一番,“我好像在滇南哪处闻过这气味。”

    说话间,兄妹俩已来到大雄宝殿,见殿外都是行完祭礼,驻足歇息的皇室子弟,便不好再多言。

    元赐娴稍稍一掠,没寻着郑濯,倒一眼瞧见郑筠孤身一人跪在殿内蒲团上,双手合十对佛礼拜,看背影很是虔诚。在场的皇室子弟多是碍于圣命才来的,唯独她,似乎是真心向佛。

    她打量了郑筠一番,忽然明白当初何以觉得这位贵主不像爱好打马出游的人了。

    此人的举手投足都透了股十分厚重的气韵,她的声色是淡的,眼神是淡的,倘使真要有个形容——她很像一名长斋礼佛的出尘者。

    这世上似乎没多少能叫她打起精神的东西。当然,可能除了时卿吧。

    元赐娴感觉得到,郑筠对她的一切注意,都是源于时卿。

    郑筠礼拜完,回身见她站在殿门口,含笑上前,先与元钰打了个招呼,继而问她:“县主也来礼佛?”

    元赐娴看了眼殿内金光闪闪的释迦牟尼像,摇头道:“不是,我不信佛。”说完似觉此地此言不妥,笑了笑补充道,“不是很信佛。”

    郑筠淡淡眨了眨眼:“如此,县主可信轮回?”

    她似乎认真思索了一番,最终不答反问:“贵主呢,您以为这世间可有轮回?”

    “世间种种,信则有,不信则无。”郑筠微微一笑,“我信因果,也信轮回。”

    她说完便与元赐娴告辞,去候在一旁的婢女处取囊饮水了。

    元钰见状“啧”了一声,悄声感慨:“你们女孩家真是堪比毒蛇猛兽,

我家竹马是太孙  那个和亲失败的公主  
相关:碎虚无极 极品逆臣 影视修仙传 血饮剑 大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