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陈三

    陈晨宸和魏毓聊顾子庭生前的事,她对于顾子庭这个从天而降的干妹妹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

    魏毓应付地疲惫。

    其实细算下来,她和陈晨宸也不过认识了四年的光景。

    他们相识于狼人杀这个游戏。当年她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鸡时,他已经是闻名桌游届的大神了。后来他们一起混进了高玩俱乐部,他是她最体贴的狼队友,是她死后会第一时间搭救的女巫,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

    人和人的缘分真是非常奇妙。

    就像她第一次见窦瑶,就觉得这女孩儿合眼缘,完完全全就是她欣赏的那类女孩子的模样,乖巧懂事,清丽端庄。结果十年过去,她们以最难堪的方式撕破了脸,发着誓指着天说老死不相往来。

    就像她第一次见陈晨宸,就觉得这人说不出的轻浮怪诞,是她最讨厌的那类男孩子的样子,半点没有想要结交的心思。结果她死了,他作为她的亲属来给她服丧,为她剪了头染了发,收起一身傲骨做着以前最不屑做的事。

    灵堂布置到将近12点才结束。

    魏毓心气不顺,她的公司de连一个人也没有来,当真是一点表面功夫也不愿意做。或者,是有人不想让他们做。

    只有她自己聘请的经纪人何垣,跟在陈晨宸身后忙里忙外。

    今夜和明晚都要守灵。今夜是亲属,明日是好友。

    魏毓提出给顾子庭守灵,让冯至和许兰都回去,他们看上去太疲倦了。

    冯至也明白明天会是繁忙而劳累的一天,也没推辞,扶着许兰走了。何垣坚决要留下来。

    魏毓刚把清香点上,消失了一久的陈晨宸回来了。脏乱的工装不知什么时候换下了,只见他披着一身明黄色的道袍,左手握着一串佛珠,右手拎着一把桃木剑,扬言要给顾子庭做法。

    魏毓一口热茶喷出去老远。

    陈晨宸这货据说也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正经毕业的本科生,当年在校也是一表人才品学兼优。结果不知道怎么就长歪了,毕了业不好好找份工作,整天研究些星座和塔罗牌祸害小姑娘,顺便赚些生活费。

    后来的某一天勾搭上了一个女中医,人家不信塔罗牌和星座,只信咱中国古老传统的易经八卦。这货脑子一热,天天搁家里背易经,满嘴这样卦那样卦的,随口都能诌出几段卦象,至于他明不明白当中的学问,只有他自个知道。

    之后又自学了堪舆术,冒充风水师到处给人看风水,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经过几年的发展,他的业务已经扩展到了星座,塔罗牌,看手相,看面相,算命,卜卦,看风水,解签。

    前年,她认识了一个小明星,人整天怀疑自己撞了邪,这货淘宝199包邮买了一套罗盘,铜镜,桃木剑和道袍,从此开始装道士。到处给人说他是茅山上任执掌遗留在外的私生子,本应该继承茅山衣钵,奈何他爹不认他,骗得一群小姑娘大姑娘同情心泛滥。

    去年,他勾搭上一个白富美,人家可怜他身世,给他混了张道教协会论坛的入场券,望他能认祖归宗继承衣钵。也不知这货怎么就得了正统茅山执掌的青睐,收了他做关门弟子,保不齐真能把茅山衣钵传给他。

    这货回来就开始吹,吹他被他师傅写入了仙籍,百年之后定要羽化登仙。

    他现在就穿着一身道袍双手合十跪在地上,面前燃了一柱清香,道:

    “现在,就由贫道为顾子庭施主念诵一段往生咒,愿她来世投生成一个漂亮的丫头,阿弥陀佛。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何垣惊呆了。魏毓满屋子找笤帚,她今天非打死这个狗玩意儿不可。

    陈晨宸捂着屁股跳出去老远,恼羞成怒道:“你干嘛?我认真背过的,肯定能行!”

    魏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魔幻手机第三部 东游记 神印之情深依旧 邪神至尊 等你的我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