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八十七、斗殴

    窦瑶咬着牙举起了手,徐畏眼睛片刻不离地盯着她,在她刚喊完价,徐畏立马就跟着举手,把价格生生往上抬了一个台阶。

    “徐畏先生出价300万,请问还有哪位出价吗?”

    窦瑶明白了,这徐畏是成了心要和她抬杠,这破玩意儿哪就值得了300万的价格。这andrea和申屠叶朗也是,在听完徐畏的蛊惑后,果真不再参与这个东西的拍卖。

    窦瑶再次举起了手,她想她这是最后一次了,要是徐畏还刻意抬价,她可就不奉陪了,毕竟花300万买顾子庭的一份手迹带回家,她还怕自己晚上睡不好呢。

    这徐畏恐怕是会读心,见她有退缩之意后果然不再举手了,魏毓在上面开心地拿着小锤子“当当”乱捶,话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恭喜窦瑶小姐以350万的价格拍得顾子庭小姐手抄的心经一份,也感谢窦瑶小姐为医疗建设作出的贡献。”

    场面话谁不会讲?但能讲得像魏毓这般心花怒放地可不多见。

    窦瑶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别看她整天在微博做这样公益,做那样公益,她自己实际捐出去的钱根本少得可怜。这次倒好,一次就给她囫囵圆了。

    魏毓亲自把那本心经送到窦瑶手上,特别恭敬地说道:“这心经是个好东西,可以降妖除魔。我看窦小姐最近印堂发黑,气血不顺,面色不佳,估计真让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吧。”

    窦瑶握着心经的手一顿,脸上立即露出惊恐的表情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咦?”魏毓捂着嘴佯装惊讶:“窦小姐这是在害怕什么?这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窦小姐莫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魏毓掐着手指,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我这一算呐,窦小姐你身边还真是跟着不干净的东西。这人啊,死得可惨了,断手断脚,血肉模糊啊。不过她跟在你身后倒不是为了她死掉的事情,她想问问你。”

    魏毓眼睛一转,用手挡着脸凑到窦瑶面前,说道:“她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下毒害她?”

    灯光在此时突然暗了下来,有重鼓点的音乐声响起,窦瑶被这动静吓得一声尖叫,顿时迎来了周围人的侧目。

    借着侧光,魏毓清楚地看见了她一头一脸的冷汗。

    果然是心虚得不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哎呀!”魏毓突然叫了一声,说道:“她正趴在你的背上看你呢,说你裙子上面的那滩东西,是她流出来的血啊!”

    窦瑶尖叫着从座位上跳起,迎面撞上了回来的申屠叶朗。

    她死死趴在申屠叶朗的怀里,手里拽紧他的衣服,说道:“我有点不舒服,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魏毓立即给徐畏使眼色,徐畏立马会意道:“我们也打算告辞了,窦瑶小姐不如就我送吧。”

    窦瑶拼命地摇头,说着:“不要,不要!”

    申屠叶朗被她搞得耐性尽失,颇为不客气地说道:“你既然不舒服就回去吧,我暂时走不了,就让徐畏送你。”

    魏毓趁机上前勾住她的手,她这才握过冰块的手,刚凑近就给窦瑶冻了一激灵。

    魏毓强硬地拖着她往外走,一副好姐妹手牵手的亲密感,可她对窦瑶说的话却是越来越瘆人。

    徐甄跟在她们身后冷哼:“那个魏毓当真不要脸,为了上位居然给人家裙子上泼酒,好下作的手段。”

    这就是普通吃瓜群众对刚才魏毓举动的理解,的确,她把窦瑶的裙子给弄脏了,然后她代替窦瑶去主持了拍卖,千载难逢的出戏机会,也怪不得徐甄误会。

    可这事在韩行川看来,就是有别样的意思在里面,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女驸马 江州二院 小小王妃驯王爷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