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十九、录歌

    自打放了假,魏毓就好像变成了一个陀螺,整日让戴嘉抽着打转。原本计划跟着秦丽华先生好好雕琢一下演技,也因为戴嘉的出道计划而暂时搁浅。还好秦先生体谅她,只让她每周去三天。但是她布置下来的任务,还是要认真完成。

    魏毓咬着铅笔跟读了《新闻联播》一个多星期,她自己倒是没听出来和之前有什么变化,倒是秦丽华先生说她的口齿清楚了不少。

    所以,她说话老气沉闷的这个问题什么时候能得到改善?

    魏毓很愁。

    愁得事情很多,目前最愁的,就是她们的出道曲。

    戴嘉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两个连名字都查不到的作词作曲人,给她们写了出道曲,取了一个让魏毓把白眼翻到痉挛的名字,

    《草莓奶酪》!

    曲子还好,听习惯了也是一首能让人忍不住抖腿的中毒神曲。

    就是这歌词,写得真是一绝:

    “粉红色的天空,

    粉红色的云,

    粉红色梦里,

    有粉红色的,

    strawberry cheese”

    然后副歌就是在重复:

    “strarararawberry,

    cheese,cheese,cheese.”

    魏毓分到的歌词是:“颤抖着的心灵,我们彼此靠近,就像草莓融进奶酪里。”

    以及魔性的“strawberry cheese”

    魏毓拿着歌词本目不转睛地看,手指把歌词的边边角角都给捏皱了,指甲戳破了纸张,最后戳进了自己的肉里。

    “你是找韩国作者写的歌词吧?”魏毓问道。

    “没有啊。是不是看上去很洋气。”戴嘉答道。

    魏毓把歌词本往桌子上一摔,嚷道:“不是韩国人怎么会把这歌词写得狗屁不通?这些词语就是瞎组合在了一起,你告诉我有语法吗?”

    全场静默,茹果悄悄扯了扯魏毓的衣角,说:“我看这歌词蛮好的,蛮青春的,蛮……”

    “蛮智障的!”魏毓仰靠在椅背上,无力地说:“所以我们今后要唱着这首歌出席各种活动?我们的粉丝要听着这种魔性的音乐给我们打榜?等我们出道几年之后,这首歌还是我们的出道曲,我们每次开演唱会,还要重新把它翻出来唱一遍!”

    魏毓也不知道该把目光投向谁,索性望着天花板,

    “还有rosegirls这个名字。我们现在十多岁,叫着也就叫着吧。那要是十年后,甚至更漫长的岁月过后,我们长成了成熟的大人,然后每次组合露面,还是要介绍着说:‘大家好,我们是rosegirls’吗?”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远,出道对于她们来说也就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再往后的时间,对于她们来说都是一个空白。魏毓现在提出了一个概念,她们组合可能会存在五年,十年,甚至更久。那现在所做的一切决定,都会对她们的未来产生难以预计的影响。

    穆沐说:“这有什么?真到了那一天,我们改名叫‘roseen’就好了。”

    说完大家一起哈哈笑,魏毓看着她们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个棒槌!

    不是有句话说:“明天太远,我只争朝夕!”

    得!得过且过吧。

    众人都对这份歌词没有意见,魏毓也不想做那扰人兴致的老鼠屎。不过她坚决要求换自己的part,那什么“strawberry cheese”她是决计不愿意唱的。

    “那不行!”戴嘉拒绝道:“歌词都是按着你们舞蹈的走位安排的,你这么一换,舞蹈岂不是要重排了?”

    行吧,歌词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花开花落 邪少的霸道嫡妻 EXO之萌厨师的逆袭证 仙侠奇缘之秋饶燃 星星不说话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