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六、家属

    魏毓跟着冯至进入主馆。

    灵堂正在布置,乱得没地方站脚。

    魏毓首先看到了自己的遗照,非常土豪的规格。这时还没有挂上,靠在墙角。

    黑白相片里的人笑得温润,可依旧长相平庸,目光呆滞,形象死板。

    虽然窦瑶总说她是个丑八怪,可其实顾子庭长得不难看。相反,她五官细致清秀,有种南方人独有的温润典雅。可是一闭眼,你绝对想不起她长得什么样。

    毫无辨识度,毫无存在感,就连那三分的清秀也拖累成了十分的乏味平庸。

    再看顾子庭的双眼,黑白分明,清润无双,可是不聚光不对焦,就像高度近视的人刚摘下眼镜的样子。

    顾子庭无数次委屈,分明她5.0的视力去考飞行员也足够。

    平庸的长相,呆滞的目光,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沉闷又死板,这些年因为这个形象的问题被无数个导演拒绝了一次又一次。

    如今她顶着魏毓这张脸站在顾子庭的遗像前,突然地,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

    冯至领着她往角落走去,角落破旧的沙发上,蜷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冯至喊了一声:“妈,这是小庭的干妹妹,来看你。”

    一张清秀的脸从膝盖上抬起,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容保养的极好。不过蓬头垢面,形容枯槁。双眼有些混沌,好一会儿,才把目光聚焦到魏毓身上。

    无力的声音响起:“干妹妹?”

    魏毓深呼吸往下憋眼泪,这是她小姨许兰,正经八百的上流社会贵夫人,向来骄傲端庄,她哪见过她如今这幅模样。

    魏毓抿了抿唇,应了一声:“是的,小姨,我是子庭姐的干妹妹,我是来帮忙的。”

    许兰目光温和地看着她,点点头,连说了三个好字:“多一个人为小庭服丧,也不至于太孤单。”

    魏毓簪上了白花,戴上了孝套。她想帮忙去布置灵堂,冯至不让,让她陪着许兰。

    魏毓想了想提醒道:“表哥,忙不过来你就去找陈晨宸,他是子庭姐生前最好的朋友。”

    许兰拉着她的手说:“我和阿至从没处理过这些事,这些天都是小陈一手操持的。他是个好孩子,见我们小庭家里人少,主动为她戴孝服丧。”

    她的话音才落,门口突然涌进一大群人,手里捧着大簇大簇的鲜花。为首的是个男人,穿了一身工装,风尘仆仆地走进来,指使着工人用鲜花布置灵堂。

    冯至过去跟他说了什么,那人朝着魏毓的方向看过来。等魏毓看清他的脸,这段时间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禁受不住涌泻而出,泪水瞬间沾湿面容。

    陈晨宸蓦地就看见一个形容绮丽的小姑娘哭得丑陋。

    冯至说这人是顾子庭的干妹妹。陈晨宸奇怪,顾子庭何时有过这样一个长相惊艳的干妹妹?他从没听说过。

    他问身旁顾子庭的经纪人何垣,对方也说不知道。

    冯至把信给他看,他看过后递给了何垣。

    何垣认真看了几遍才说:“的确是顾姐的字迹。”

    顾子庭的字迹很有辨识度,说话的语气也十分独特,这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信里顾子庭和这个叫魏毓的小姑娘排揎了自己好多次,陈晨宸看着看着就笑了。他能想象顾子庭说这些话的样子,从前这些话顾子庭也常说,以致于到了唠叨的程度。

    可就这份唠叨,以后也听不到了。

    他走过去伸手揉魏毓的头,说:“丫头,别哭了,够丑了。”

    魏毓哭得更凶了,抓着他的袖子哭地快背过气。

    顾子庭生前还算一个比较坚强的人,她也知道自己哭起来不好看,哪怕是在粉丝朋友面前也从来不哭。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女驸马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张狂年代 婚命难为,BOSS下聘9亿9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