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六十八、采访

    一路无言。齐澄本来就话少,如今对着夏盈盈和张贝珊,更是无话可说。

    夏盈盈倒是一直想找机会开口,可齐澄的目光就是半分不往她这瞥,仿佛说她脏的声音还言犹在耳,在夏盈盈每次想要开口搭话的时候就狠狠甩给她一巴掌,打熄了她心中不甘的焰火。

    正是下班晚高峰,路口堵上了浩浩荡荡的车流,齐澄把车子停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

    夏盈盈见机会来了,便问了一句:“这要堵到什么时候?”

    齐澄弹了弹烟灰,天边炸亮的一道强光让他有片刻愣神,随即,一道惊雷在不远处炸响。

    犹豫了一会儿,齐澄还是掏出了电话,连打了三个对方都没有接听。他挂了电话发了条短信,这次才打通了电话。

    “为什么不接电话?”

    “嗯,这个借口我勉强接受。”

    “到了?”

    “要下雨了,你一会儿怎么回家?”

    “我来接你。”

    “你吃饭怎么办?”

    “结束给我打电话。”

    夏盈盈别过脸,把下唇咬得死紧,眼泪一直倔强地在眼眶里打转。她不知道她该用一种怎样的心态去听齐澄和别人打电话,她只知道她现在非常难受,难受得要死了。

    她从来没听过齐澄这样子和一个人说话,特别絮叨,甚至絮叨得有点烦。她和他在一起那么长的日子,深知他是一个讲求效率的人,他接电话,要求直截了当的时间地点事件。他们两个谈恋爱,从来没有煲过电话粥,从来没有过腻死人的交谈问候。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知道齐澄不喜欢。

    齐澄挂了电话,有些无聊地用手指敲着方向盘,然后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

    “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夏盈盈还是忍不住想问,可她的自尊不让她转身面向齐澄,她只能看到窗子上模糊重影的,泪流满面的自己。

    齐澄没有回答,他不认为自己现在还对夏盈盈有解释的义务。

    “新女友?”夏盈盈又问了一句。这回的哭腔是怎么都藏不住了,张贝珊为难地看向她,连齐澄都从手机上抬头看了她一眼。

    “不是。”齐澄回答,没有撒谎。

    夏盈盈哭着笑了,她知道齐澄不撒谎,可她就是不信。

    “你送我回家,你的新女友不会在意吧?”夏盈盈咬着牙根,避免自己嘴里的酸意太过外泄。她想,不管她现在和齐澄是什么关系,但她是齐澄的前女友之一,且是在他身边呆的最长的一位,这是不争的事实。

    齐澄也在想,魏毓会不会在意,她好像真的不喜欢夏盈盈。

    他给魏毓发了条短信:“你讨厌夏盈盈吗?”

    发出去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必须回。”

    魏毓果然回了,不像以往的三两字言简意赅,这次凑了个句子:“不讨厌,可是这人全无用处。”

    齐澄放下了手机,没有回答夏盈盈的问题。

    张贝珊小心的目光在他两之间游回,现在的气氛好像容不得她插嘴。可是她也好奇,跟齐澄打电话的究竟是谁,会让他在打电话的时候手上有止不住的小动作,这是明显的紧张表现。

    能让齐澄紧张?这是哪尊大佛。

    “什么时候叫出来一起吃个饭吧,大家都见见。”夏盈盈抹了抹眼泪,佯装大度道。

    “不必了。”齐澄拒绝。

    “叫出来看看啊,你上个女友说要见我,你不也带我去了吗?我总要看看我的接班人长得怎么样吧。”

    “夏盈盈,她不是你。”这是齐澄今天对夏盈盈说得最认真的一句,也是最戳夏盈盈痛点的一句。

    她一下子转过了头,什么体面自尊都顾不上了,她看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我的男神他一点也不男神 幽冥手记 睡仙 美女总裁是我的 挂逼人生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