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五、计划

    de公司官微发文称:顾子庭的吊唁礼,将于本月19日在白马殡仪馆举行。

    魏毓开始担心。顾子庭家人口单薄,父亲早逝,姑妈早逝,姑父病逝,姨夫病重。母亲改嫁,常年联系不上。

    能够替她主持吊唁礼,安排身后事的只有她小姨和表哥。

    她小姨许兰是一个名媛,大财团的夫人,日常就是美容喝茶购物。

    她表哥冯至是商业精英,大集团的boss,日常是炒股谈判投资。

    根本应付不来顾子庭弯弯绕绕地娱乐圈人际关系。

    魏毓把能参与进这件事情的人想了一圈。

    窦瑶不可能,不添乱就是她良心发现。bp的经纪人高昌没可能,那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不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她自己的经纪人何垣不可能,小伙子才入社会没多久,没经验。至于公司的其他人,没可能,都是老狐狸,面上过得去就行。

    魏毓想了又想,想不出一个能用的人。

    她叹气,既然没有,那就自己上吧。

    她自己的吊唁礼自己操持,一定风风光光。

    离顾子庭的吊唁礼还有一个星期,她要找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参与进去。

    魏毓找魏冬商量,怎么从杨秀兰女士的眼皮子底下偷溜出去。

    魏冬听说她要去参加顾子庭的吊唁礼,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乐意:

    “祖宗!我叫你祖宗了。你行行好,你出车祸只是脑震荡,我可差点就被我爸打残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消停几天啊。”

    魏毓一听他说话就难受,心想这孩子长得也算是人畜无害活波可爱,结果一张嘴就像猫爪子蹭在黑板上,人嫌狗憎得很!偏偏这人没有一点变声期的自觉,说话老爱扯着嗓子鬼叫。

    魏毓摆出一副任性的样子,丝毫不肯妥协道:“我就是要去,你想办法。”

    魏冬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嚷嚷:

    “你休想!你妈不会让你出门的。再说,那天肯定人特多。顾子庭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二五七还有三脑残粉呢。回头人挤人,给你挤成脑残。”

    这二五七是个靠低俗笑料混迹在各大综艺节目里的搞笑艺人,对于魏冬拿他和自己前世比,魏毓心想自己还高攀了。人二五七都能在电影里混几个有台词的角色,哪像她,传说中试镜两百次也没通过的bp之耻。

    从和魏冬的微信内容来看,这货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贱骨头。以前的魏毓对他非打即骂,他却对她言听计从,狗腿的不得了。

    可自打顾子庭从魏毓身体里醒过来,她对这个看起来可爱又软糯的少年着实给了几天好脸,结果这货蹬鼻子上脸,很拿她的话不当一回事。

    魏毓把抱枕往他身上一砸,冷着脸怒斥道:“去!不去仔细你的皮!我头一天就要去,我妈这里你给想办法。”

    魏冬挠挠头,说:“行,我给你想想。”

    可能真的是老天长眼,杨秀兰18号要到临市参加三无面膜的线下交流会,要20号才回来。

    魏毓喜不自胜,在她的计划中,杨秀兰是最关键的一环。她要是出不去,什么也白搭。

    到了18号那天傍晚,魏毓乖巧地把她妈送走。乘着魏冬时速30的电动车,追着落日出了门。

    到达殡仪馆的时候晚上8点不到,大门口已经聚了几个人。

    她的相片被做成了巨大的黑色横幅,上面写着“音容宛在”什么的,由几个眼熟的粉丝朋友拉着。他们一个个双眼通红形容凄哀,倒比她这个正主还要难过。

    魏毓过去搭话,问:“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吊唁礼明天才开始。”

    为首的那个女粉丝显然是不耐烦应付她,只说想陪顾子庭走最后一程。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逍遥小保镖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女驸马 睡仙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