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六十四、《校园迎新祭》EP6

    白小禾从始至终都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荒诞的梦。

    就像她不知道,她们明明走出了生物实验室的门没几步,为什么却会在灯光亮起后,身处医务室中。

    她们学校的生物实验室和医务室,起码隔了两栋楼不止。

    如果是有人在搞恶作剧,那这个布置可谓用心良苦了。

    白小禾在这一刻,仍然在心底期望这是一场顽劣的恶作剧。

    知道之前的指控又失败后,其他人对白小禾的态度就没有那么友善了。她们碍于白小禾彪悍的武力值没有言语,但是眼里满满的怀疑,还是让白小禾伤透了心。

    赵莲说:“这下是彻底没有证据了。”

    大家焦躁地在屋子里四处走,好似试图寻找些什么,也可能就是单纯的情绪宣泄。

    谁也不说话,好像谁先说话,谁就露了怯一般。

    白小禾心里有了底,如果真的再发现不了其他证据,那这一局她必然会被另外4个人绑票给推出去。

    那个窗户上猩红的数字“7”,就像是在告诉白小禾,你,就是下一个。

    她把这话跟小羽和赵莲一说,她们嘴上都劝着,让白小禾不要胡思乱想。可她们心里明白,白小禾说的是事实。

    在人群四处散开的时候,小羽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小白,人是你杀的吗?”

    白小禾以为她在开玩笑,就随口回了句:“是啊,是我杀的。”

    衣领突然被扯住,白小禾惊惶地抬头,就见小羽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她,里面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她知道,这是小羽当真了。

    白小禾连忙解释:“我怎么可能杀人呢?我要是有计划的杀人,肯定做得滴水不露,怎么会叫人一直拿着我的校服外套说事。”

    小羽松开她,说:“这样就好。”

    白小禾嬉皮笑脸地问她:“那你悄悄跟我说,人是不是你杀的?我不告诉别人!”

    小羽嗔怪地瞪了她一眼,道:“说什么胡话呢?”

    这一茬就算揭过。

    没有证据,所有人都无所事事,赵莲翻着校医的医疗记录,跟她们聊八卦,

    “哎哟,谁谁肚子疼呕吐,疑似怀孕,建议医院就诊核查。谁谁谁喝酒过量,酒精中毒。你们说,咱学校还有这么多秘闻呢。”赵莲打趣着,试图缓和这屋里紧绷的气氛,但其实她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着急。

    如果白小禾被推出去了,那她和小羽,今后肯定会腹背受敌,步履维艰。

    “1月7日下午,高二a班齐梦,因夜晚失眠,开走氯美扎酮10片。”

    赵莲像是朗读课文般说出的这句话,在屋里看似平静的气氛里,掀起了一个涟漪。

    有人问:“氯美扎酮是个什么玩意儿?”

    小羽平静地说:“安眠药。”

    白小禾说:“1月7日?今天是几号?”

    “游戏开始前是8号,可自从游戏开始后,任何显示时间的仪器都暂停了。”

    白小禾问:“齐梦,你开那么多安眠药做什么?”

    小羽说:“难道这件事情的重点不应该放在,齐梦在我们集体昏迷的前一天,在医务室开了足够份量的安眠药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齐梦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我是真的失眠,所以才去医务室开安眠药的。”齐梦辩解道。

    “这药你一次性也吃不完,其他药呢?“白小禾问道。

    齐梦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见了,我怀疑是被人拿走了。”

    “又是被人拿走了?”洪婧说道:“怕是不会那么巧吧。lisa说她的刻刀是被人偷走的,这么巧?你的安眠药也被人一同偷走了?”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热血雄心 托天行 诸天圣域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