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五十九、女巫

    在齐澄最后的强势总结归票下,张贝珊被投了出去,索性大家还记得今天是夏盈盈的生日,放了她一马。

    夜晚,女巫睁眼。魏毓使用了她手里的毒药,毒死了假跳预言家发她查杀的黄盛。

    白天法官宣布:“昨晚,黄盛,刘玄同死亡,没有遗言。”

    从小号死亡玩家的左手边开始发言,也就是张泉彬,张泉彬还是坚持他预言家身份一百年不动摇。他说:

    “昨晚上双死,肯定是女巫用药了。难道刘玄同是女巫?昨晚见自己死了就毒死了黄盛。反正黄盛必是一匹狼,他穿我的衣服还发魏毓查杀,他昨晚肯定是被毒死的。还有,我昨晚验了夏盈盈,她是一匹狼,今天全票走我的查杀,过。”

    张泉彬后面就是齐澄,齐澄说:“黄盛必是一匹狼走的,狼人昨晚杀的是刘玄同,因为他们认为刘玄同是女巫,所以杀了他。那昨晚上也确实出现了双死,所以我暂时相信,刘玄同是女巫走的。或者如果女巫还活在场上,一会儿请聊清楚自己的身份。那既然预言家有查杀,我们今天就走查杀,过。”

    终于轮到魏毓发言,魏毓笑得眉眼弯弯,说道:“这局我们赢了啊。我是女巫,昨晚是我毒死的黄盛,他居然敢悍跳预言家发我查杀,我这一毒就必须喂给他。这是屠城局,现在三神都还活着,狼人却只剩一个了,还被预言家查杀。夏盈盈,我要是你我就投(降)了,反正也赢不了。”

    这话说得一点没错,现在场上三神全在。女巫手里还有一解药,猎人手里还有一枪,狼人连着两晚杀死了平民,已经一点胜算都没有。

    魏毓还在劝着:“投了吧,投了吧,反正赢不了了。”

    夏盈盈泄气地把牌往桌子上一扔,骂了句脏话,说道:“投了,投了,这都玩的什么啊?”

    黄盛指着魏毓说:“你怎么会是女巫?”

    魏毓心想,难道我是女巫还要光明正大的告诉你?这是她上辈子玩了无数次狼人杀累积下来的经验,摸牌的时候谁也别想在她表情上读出什么来,就是陈晨宸靠算命也不行。魏毓拿女巫牌,除非场上的情况相当明朗了,否则她根本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其实这局狼人输就输在他么没料到魏毓是女巫,黄盛还假跳预言家发了她一个查杀。如若不是这样,魏毓还不会那么容易就找出三狼。

    魏毓连赢了两把,一口酒没喝着,夏盈盈和黄盛倒是喝了不少。魏毓打算走人,这次黄盛说什么都没用,她带着魏冬,趁着黄盛酒劲上头,飞快闪了人。

    魏毓心想今天这茬子总算是糊弄过去了,跟他们这群人过生日真是费神又费钱,下次她说什么都不参加了。

    结果她又把事情想得简单了。

    她和魏冬刚到家楼下,就接到了齐澄的电话,魏毓下意识觉得有麻烦不想接,可这齐澄从来都不联系她,魏毓还真担心有什么要紧事。

    “你赶紧回来,夏盈盈这里有事。”

    齐澄当头就是这么一句,给魏毓整得有点懵。她就奇怪了,夏盈盈有什么事能用得上她啊?现场那么多人。

    “我已经到家了。”魏毓如实相告。

    “别废话,你赶紧回来,这事有点麻烦。”

    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魏毓不去倒显得她不通人情了。魏毓打发魏冬回去给她帮杨秀兰打掩护,至于找什么借口,就让魏冬自个儿去想。

    魏毓赶到酒店时,齐澄已经坐在大堂里等她了。他面前丢了个烟灰缸,看上去抽了小半包烟,魏毓一靠近他,就闻到了浓重的烟味,这让魏毓十分不舒服。

    “怎么回事啊?非得让我回来。”

    齐澄起身往电梯走去,示意魏毓跟上。魏毓在电梯里问了他好几遍,齐澄才不紧不慢地说了句: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美女总裁是我的 网游末世系统 少帮主的小妻子 女驸马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