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十一、病号

    魏毓问他:“好了没?”

    齐澄在她怀里笑出声:“我怎么知道,你不是看着吗?”

    魏毓闭着眼,说:“我怎么敢看?”

    还是医生说:“好了!”,魏毓才松口气。

    齐澄抬起头,脸色惨白,一头一脸全是冷汗。

    魏毓往他脑门上抹了一把,说:“你居然没哭,回去给你发朵大红花。”

    齐澄无言地掐了她腰一把,腆着脸说:“你有点胖!”

    魏毓忍不住想喷脏,嚷道:“大哥,我很瘦了,绝对比你家夏盈盈瘦。”

    齐澄说:“她腰上可没肉。”

    魏毓配合地点头:“是,你家夏盈盈的肉都长胸上了。”

    齐澄的目光瞬间就要往她身上瞟。魏毓冷笑:“你的眼睛要是再往下挪一寸,我就戳瞎它。”

    齐澄别过脸,低声说:“谁稀罕。”

    魏毓陪他去打破伤风,这货像是腿断了一样,整个人挂在魏毓身上让她拖着走。

    打完针,魏毓说送他回家,齐澄不乐意,说打完破伤风后可能会发热,他要留在医院住一晚。医生也建议留在医院观察。

    魏毓又说要帮他通知家长。齐澄说他父母在b市,家里只有爷爷奶奶老两口,不想让他们担心。

    魏毓抓狂道:“那你要怎么办?要不然我把夏盈盈给叫来?”

    齐澄把半张脸缩在被子里,说:“别,回头她发疯又给我来一刀。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自己呆着就成。”

    魏毓把他的另外一只胳膊塞进被子里,叹气:“你饿不饿?”

    齐澄闭眼:“别吵,我睡一会儿。”

    魏毓一肚子别扭没处宣泄。

    中午的时候齐澄要喝粥,魏毓去给他买粥,大少爷要求还挺多,不要姜丝不要葱,不要芹菜也不要香菜,给魏毓折腾得够呛。

    好不容易给他把粥买回来,大少爷说自个儿手不方便。

    魏毓勾唇:“这是要我喂你呢?”

    齐澄单手玩手机,闻言道:“我不吃也是可以的,反正饿不死。”

    魏毓笑,舀起一勺粥送到他嘴边,齐澄盯着手机,张嘴含入。

    魏毓说:“儿子,好不好吃?”

    齐澄一呛,粥差点往鼻子里喷出来。魏毓阴着脸,把他的手机扔到一边,说:“我给你端着,自个儿吃。”

    刚把粥放下,病房里就乌泱泱地涌进一大群人,有魏毓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齐澄一见他们就一脸不耐烦,说:“你们怎么来了?”

    夏盈盈哭红了眼,站在人群末尾,抽抽噎噎地问:“齐澄,你怎么样?”

    齐澄不说话,气氛很尴尬。魏毓翻了个白眼,说:“皮实着呢,死不了。”

    黄盛笑道:“小澡妹妹也在呢?”

    刘玄同挤开人群,问她:“小澡,你没事吧?”

    魏毓摇头。谈健拎着个保温桶,问齐澄吃了没,他给带了蟹黄粥。

    魏毓接过保温桶,笑得眉眼弯弯,说:“哎哟,海鲜粥啊,那齐澄可吃不了,我还没吃呢。”

    魏毓给齐澄使眼色,齐澄扶额,道:“滚!”

    魏毓眉开眼笑地拎着保温桶去了侧间休息室,她刚把保温桶打开,乌泱泱地一群人又出来了,就坐在她对面,盯着她看。

    魏毓脸皮再厚,心里素质再好,也没法在这么多人面前,旁若无人的吃饭。

    夏盈盈的哭声一声高过一声,那狂涌而出的委屈,让魏毓倒尽了胃口。

    张泉彬的女朋友,那个叫李艾的女孩儿把她叫出去,说有事跟她说。

    魏毓对她印象不错,也不耐烦听夏盈盈号丧,就跟她去了安全通道。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张狂年代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逍遥小保镖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