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十六、执念

    打车里出来一个人,站在黑暗里,逆着光,看不清模样。

    她倚在车上,似是嘲讽的哼了一声。

    一个简短含糊的音节,让申屠叶朗的心跳瞬间乱得一塌糊涂。

    太熟悉。

    分明和那人是不同的声音,但又和他最近梦里的模糊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他向前走了几步,手臂又被窦瑶扯住,急切地叫他叶朗。

    窦瑶也顾不得陈晨宸的胡搅蛮缠了,她认出来了,那个靠在车上的人,是顾子庭的干妹妹,那个知道她所有秘密的,伶牙俐齿的魏毓。

    申屠叶朗不耐地转过身,抽手。

    窦瑶改为揪着他的衣服,他不能让叶朗过去,鬼知道从那人口中会说出些什么。

    “叶朗,你送我回去吧。陈晨宸老是吓唬我,我有点怕。”

    “怕?”

    轻灵的笑声响起,一个小姑娘走进光里,环着手歪头看她们,笑得天真又纯情。

    “窦瑶,原来你也会怕啊。”

    申屠叶朗缓缓吐出一口气,闭眼。

    不是她。

    怎么可能是她?

    申屠叶朗自嘲地笑了。

    魏毓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脑子里犹如在放烟花。“砰”的炸亮一朵绚烂,转眼又迅速陨灭。往事浮上心头,快乐的记忆总是短暂,那些含泪舔舐过的伤疤,倒是长久地留了下来。

    面前闭眼微笑的男子,是她上辈子特别特别喜欢的人。

    他还是她一见倾心的样子。四年的时间,他身上的稚嫩轻狂已全然不见,容姿愈发尊贵端丽。眉宇顾盼之间,倨傲似雪,犀冷如冰。仿佛还是那个踏着余晖出现的绝色少年。

    这样的容貌,不怪自己痴人说梦,妄想一世痴缠。不怪窦瑶妒忌丧心,对她百般为难。

    可是,都过去了,痴恋他的顾子庭,已经死了。

    魏毓笑出了泪,问窦瑶:“那两千万你用着很爽吧?”

    窦瑶一直在打量申屠叶朗,闻言正色道:“那是小庭交给我保管的,我怎么可能会用。”

    申屠叶朗说:“既然她给了你,就是你的了。”

    魏毓也说:“最好如此。”

    申屠叶朗看向她,神色淡漠地看不出一点温度,他问:“你是谁?”

    “顾子庭的干妹妹。是不是比你这个前男友,比窦瑶这个假姐妹要亲近得多?申屠叶朗,你最好赶紧把顾子庭的骨灰交出来。”

    申屠叶朗冷笑,说:“做梦!”。他又问魏毓:“干妹妹?顾子庭什么时候有个干妹妹,我怎么不知道。”

    魏毓心里终于痛快了,轻笑着说:“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魏毓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申屠叶朗,你以为,你是谁?“

    申屠叶朗弯下腰,一双勾魂蚀骨的桃花眼眯了起来,睫毛落下的一弯阴影可以把人溺死其中。他勾唇,笑得风光旖旎,

    “我是谁,不用你来说。走开!”

    话未落,脸已冷。这人的喜怒无常,她领教了4年。

    同样,朝夕相处三年,她也知道怎么戳他最痛快。她看他,说:“申屠叶朗,你凭什么以为顾子庭爱你爱到非你不可?就凭你这张脸?”

    这句话,无论是对申屠叶朗还是她自己,都是最诛心的话。她受不得,对方也受不得。

    申屠叶朗全然没了表情,魏毓一看就知道,他现在非常生气。他生气的时候不大控制得了自己,魏毓心惊,给陈晨宸打手势,示意他撤。

    手腕一疼,她已经让申屠叶朗钳住了。他逼视她,说:“这话是她跟你说的!”

    魏毓不甘示弱,回瞪回去,嘴硬道:“你管呢。”

    申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续济公传 一场青春的祭奠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武通天道 末世迷失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