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六十六、我跟你走

    测试广告1

    没有人想到申屠叶朗的后事会处理地那样迅速。笔神阁 m.bishenge。com

    出于申屠家的背景,从申屠叶朗死亡到下葬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受到媒体的过多打扰。

    魏毓一个星期没有去上学,整天呆在申屠叶朗和顾子庭住过的房子里面整理东西。

    她从书房的书架上找到了申屠叶朗说得那个戒指,很一本正经的求婚戒指,又大又闪亮的钻戒,内圈刻了他们两个的名字,除了求婚不会让人有其他联想的玩意儿。

    魏毓在想,她之前要是找到了这个戒指,她和申屠叶朗肯定不会是这样双双惨死的结局。

    她在抽屉里找到了申屠叶朗的日记本,写得零碎又混乱,但是大概能知道在自己死了之后的这段时间里他过得是什么日子。

    他说他过得不好,魏毓是信的,打她重生回来见他的第一面时就知道了。

    他突然之间变得阴沉又沧桑,眼里已经没有曾经的骄傲和张狂。

    她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她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不到一个星期就把自己熬得不成人形,陈晨宸从一开始哭着好言相劝,到后来直接撬开她的嘴往里灌,可是她吃了就吐,一点办法没有。

    韩行川看不下去,找了医生来给她打营养针,勉强撑到了申屠叶朗下葬的那天。

    申屠叶朗下葬的那天也是去年顾子庭办吊唁礼的日子。

    天气晴得很好,楼底下来了很多人,统一穿着白色的衣服,说要送申屠叶朗最后一程。

    魏毓没有说话,她穿了一条洁白的裙子,捧着装有申屠叶朗骨灰的玻璃罐子往外走。

    给她打伞的是陈晨宸,徐畏也来了,跟在魏毓旁边。

    魏毓看着他们,说:“申屠叶朗不喜欢你们两个,走远一点。”

    最后给魏毓撑伞的是韩行川。

    申屠叶朗的父母跟在身后,一行人径直朝公墓去。

    申屠叶朗的父亲说这里的公墓是申屠叶朗早就买好的,本来打算在这里安葬顾子庭,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把顾子庭的骨灰给送回了法国,所以这里就空了出来。

    申屠叶朗的父亲流着泪叹气,说:“谁能想到……”

    到达公墓底下的时候遇到了顾子庭的表哥和小姨。

    同样透明的玻璃罐子由冯至捧在手里,魏毓看看自己手里的,再看看冯至手里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冯至也一脸颓丧,说:“这一年的时间,都死了。都是孽缘,小庭当初喜欢他喜欢得要死,结果这人连她的吊唁礼也没出现。现在好了,埋在一起也算了了小庭的一个心愿。”

    魏毓捧着申屠叶朗的骨灰和他并肩走,心里一片荒芜,竟是连半点的喜怒哀乐都没有。

    到了下葬的地方,徐畏一看见墓碑就皱起眉头,说:“这墓碑的铭文是谁写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好像有点讽刺吧。”

    魏毓说:“我答应了的,反正顾子庭也入不了祖坟,这样挺好。”

    冯至便不再言语。

    陈晨宸换了道袍来操持下葬,魏毓亲自把两个罐子放进坑底拿红布盖上,亲手捧了土压在上面,自己一点点把土填平把墓碑立起,全程不让人帮忙。

    她看着墓碑上笑着的两人合照第一次有了幸福的感觉。在她的印象里,这是两人唯一一张都笑语晏晏的合照。

    “顾子庭是长得真不好看,这两人的确不配!”

    陈晨宸在旁边说:“你别这样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长相要重要得多的东西。”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夏商野史 思慕之 等你的我 异界大村庄系统 星星不说话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