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六十一、从头来过

    魏毓转身往后台走,申屠叶朗跟在她身后,非常讨厌地,嬉皮笑脸地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猜我去了哪里?”

    “你猜我去做了什么?”

    魏毓突然停住脚步,转头看他,冷漠地说:

    “关我什么事?”

    申屠叶朗笑着来拉她的手,说:“魏毓,我想通了一件事。”

    魏毓抬手打断他,说:“你别叫我魏毓,我不习惯。我们彼此很了解对方了,不要做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你有什么事直说。”

    申屠叶朗的眼角眉梢都是笑,说:“你不是魏毓吗?”

    “在别人面前是,在你面前不是。”魏毓环着手看他,显得特别不耐烦。

    申屠叶朗的脸色有些僵硬,但还是说:“顾子庭已经死了。”

    魏毓突然抬起头,眼睛特别地亮,看在申屠叶朗眼里,甚至有些凶狠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魏毓问他。

    “你现在是魏毓。”申屠叶朗说道。

    魏毓点点头,说:“那好,你愿意跟我彻底划清关系我是高兴且庆幸的。”

    说完便想走,但是申屠叶朗自她身后拉住她,转到她面前来说:

    “魏毓,我们从头来过!”

    魏毓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申屠叶朗跟她说了什么话?她有些不敢相信。

    “从头来过?”魏毓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

    申屠叶朗没有说话,但是魏毓从他的眼睛里知道了他的态度。

    “从头来过?”魏毓又问了一遍,然后开始笑,从微笑变成捧腹大笑,直到笑够了,她才直起身抹去了眼泪,说:“怎么从头来过!顾子庭他妈都死了一年了,你跟谁从头来过?”

    申屠叶朗伸出手指指她,说;“你魏毓!”

    然后指了指自己,说:“我申屠叶朗。”

    魏毓推开他,说:“魏毓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申屠叶朗特别无所谓地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老实说身体外貌也只是一个载体,我可以无视。”

    申屠叶朗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现在给你机会,我们从头来过的机会。”

    魏毓一巴掌挥开他搭在自己肩的手,怒吼道:“我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申屠叶朗拦在她面前,说:“顾子庭,你不可以这么任性。你之前不是想结婚吗?我们结婚。”

    申屠叶朗像是下了特别大的决心的样子,说:“我们可以结婚,你不是想结婚吗?我给你这个承诺,我们去领证,你想公开公开好了,你想办婚礼我们办,你想要什么,只要不太过分,我都依你。”

    “神经病!”魏毓现在只有这个想法,也只能说出这句话。

    申屠叶朗又笑了开,说:“我给你买戒指吧,你想要个什么样的?”

    魏毓气得声音都在颤抖,她不明白申屠叶朗是出于什么立场来跟她说这些话。

    他凭什么觉得只要他勾勾手指,她得赶着贴过去。

    她辈子是贱,但那是辈子!

    “滚开!”

    魏毓只想赶紧离这个人远一些,她怕自己忍不住会把面前这个人暴打一顿。

    “顾子庭!”

    申屠叶朗严肃了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是这一声,让魏毓感觉自己一下子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时候。

    每次他申屠叶朗只要不高兴了,只要不顺心了,他只要这样子叫她的名字,她会变得特别的小心谨慎,变得十分的胆战心惊,怕是自己惹恼了他。

    害怕他不理自己,害怕他跟自己分手,于是愈发的卑微懦弱。

    魏毓笑着转回身去,说:“这样对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江州二院 诸天圣域 睡仙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