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六十、悼念现场

    魏毓觉得自己还是太蠢,她原本以为自己隐藏的已经足够好,好到除了她自己没有别人知晓。

    就连陈晨宸都说,就她对韩行川的态度,鬼才看得出来她喜欢人家。

    但是韩行川是知道的。

    他是知道的。

    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别扭古怪是从何而来,所以他给了她足够的耐性和包容。

    原来这一切都是归结于,他知道她所有的心事和秘密。

    魏毓无话可说,她突然就觉得,她这个人在韩行川面前都是透明的,无论她使出怎样的解数来隐藏,还是能够被面前这个人给一眼看透。

    韩行川来拉她的手,魏毓僵硬着让他握住自己的手。

    不止是手,她感觉她的全身,她的思维,她的所有感官,全部都是僵硬的。

    她有些许的颤抖,任由韩行川把她拉到怀里。

    “魏毓,我不是逼你。”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不可能答应你什么。”魏毓说道。

    “我知道。”韩行川在她头顶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你只要继续喜欢我就够了。”

    魏毓笑了一声,说:“我没有办法保证,我才16岁。”

    韩行川也笑,说:“我知道,你能看到的风景要比我还要广阔,你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眼里可以看到我更多一些。”

    魏毓摇了摇头,还是说:“我不敢保证。”

    韩行川知道现下不能逼她太紧,魏毓这个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逼得太紧了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反效果。

    韩行川把戒指塞到了魏毓手中,说:“也不是什么意思,觉得漂亮,觉得适合你就买了,你戴着玩吧。”

    魏毓看手中那颗克拉数夸张的钻戒,笑出声来,说:“影帝果然财大气粗。”

    韩行川亲昵地拍拍她的头,说:“行了,回去吧。”

    魏毓转身一咕噜就跑了,脑子里乱得一塌糊涂,连戒指都忘了还回去。

    等她反应过来想把这戒指还回去的时候,韩行川已经不愿意收了。

    魏毓也知道自己有私心,对于韩行川今晚跟她说的这些话,她心里是觉得开心的。

    她也在想,如果五年后,十年后,韩行川仍旧站在原地,他们会不会走向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但是时间这种东西最磨人,明天的事情尚且不能预定,更何况遥远地以后。

    魏毓的生日结束后,紧接着就是顾子庭一周年的祭日。

    她的公司没有什么作为,但是粉丝自发组织了一个悼念活动。

    这个悼念活动的规模还不小,魏毓的经纪公司接到了来自于顾子庭粉丝的邀请,邀请魏毓出席顾子庭身亡一周年的悼念活动。

    魏毓收到那封邀请函时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她觉得自己实在悲哀。

    自己死后的吊唁礼是自己亲自操持安排,给自己办了一个风光的告别仪式。

    结果一周年的悼念活动还是要自己出席,所以是不是以后顾子庭死后的二周年三周年十周年她都必须出席参与,用自己现在活着的时光来缅怀自己死后的日子。

    经纪公司现在已经完全不管她了,戴嘉明确地知道,除了她魏毓自己,没有人能做的了她的主。

    他是真的不希望魏毓再去淌这趟浑水,凭着良心说,她魏毓为顾子庭做得已经够多了。她之前和窦瑶一次次地争执,几乎是拿自己的前途作为赌注。

    好在现在她赢了,赢得了一个重情重义的名头,可若是她输在了窦瑶的手下呢,她一个在演艺圈还没有立足脚跟的新人,这无疑就是自杀。

    但是他也知道,魏毓在对待顾子庭的事情上简直就是执拗地在钻牛角尖,顾子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我的男友不是人 托天行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