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五十八、生日惊喜

    最后的几场戏魏毓真的是拍到吐,好不夸张地说,她真的是边拍边吐。

    因为后面几场全是哭戏,魏毓真的是从白天哭到黑夜,哭到不能自已,哭到精疲力竭。

    哭着哭着就有了生理反应,导演一喊“cut!”就要蹲到旁边去吐,吐完了回来又接着哭接着拍。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遇到像她这样子情况的女演员,除了安慰和倒杯水,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导演说得还算些人话,他说:“就凭你这些天吐得胆汁,到时候电影上映当年的最佳新人奖肯定是你。”

    总之,在艰难的拍摄之下,《广陵潮》终于杀青。

    这部电影前前后后拍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可魏毓总感觉过了很久很久的样子。

    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她经历了太多事,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早和初进这个剧组的心境完全不相同。

    在杀青宴上导演喝得酩酊大醉,哭着拉着魏毓的手说,说这部戏拍得太辛苦,他要是拿不到最佳导演他就要去炸了诸位评委主席。

    魏毓随便听听,笑笑就过了。

    这场杀青宴到处都是喝得稀烂的人,唯一保持清醒的,好像只有魏毓和韩行川。

    她是因为小孩儿的身份躲过了各方人马的敬酒,韩行川却好像真的是千杯不醉,任各方妖魔鬼怪使出浑身解数想要灌醉他,人家仍然屹立不倒不动如山。

    申屠叶朗也喝得稀醉,但是他酒品好,喝醉了就是闷头大睡,没有半点不妥当的举动。

    这是魏毓最放心的点,她提出送申屠叶朗回家给韩行川分担负担,可人家死活不答应,最后自掏腰包叫车挨个把这些醉鬼送回家。

    第二天魏毓清晨魏毓收到了来自申屠叶朗的短信,他说:“有些事我想不明白,我安静一段时间去仔细想想。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离韩行川那个神经病远一些。最后,等我!”

    魏毓被她这条短信搞得一脑袋全是浆糊,她给对方打去电话,对方却关了机。

    她联系申屠叶朗的经纪人,人家跟她说,申屠叶朗推了未来三个月的行程,在今早一大早背着包就出国了,至于去了哪,她也不知道。

    魏毓挂了电话,大骂了一声:“神经病!”

    韩行川也出国去补拍他另外一部电影的镜头,导演带着他们的成片说要找给僻静的地方去仔细剪辑,一时间,《广陵潮》剧组好像就只剩下了魏毓一个人。

    时隔半年之后,她再次回到学校上学,回归到了正常的学生身份。

    《广陵潮》这部电影在还没上映之前就给她身上镀了一层金,这在同行看来或许没什么,毕竟电影还没上映,要出了成绩才作数,魏毓究竟能凭着这部电影站到一个怎样的位置,现在也没人知道。

    但是这看在同学和老师眼里就不同了,《广陵潮》是个什么样的配置他们或许不知道,但是在她们眼里,魏毓已经是一部电影的女主角,且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是韩行川。

    魏毓是跟,韩行川韩大神拍过电影的人。

    这次回来,魏毓能明显感受到同学对她态度的转变,以前看她,是带着嘲弄的:

    “就是那个魏毓,那个网红,没什么名气,但是有几个脑残粉。”

    现在看魏毓,是:“看看看!那个就是魏毓,跟韩行川拍戏的那个魏毓。”

    因为他们态度的转变,魏毓在学习生活中也因此享受到了很多的福利。

    在学校门口被私生饭围堵的时候,会有同学自发地帮她开辟出一条路。

    来到班级门口想要偷拍要签名的私生饭也会被同学制止。

    大家好像开始有意识地维护她作为明星的隐私,像以前那样撕书皮撕课本的事倒是再也没有发生过。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武通天道 等你的我 思慕之 邪少的霸道嫡妻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