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五十六、以命还债

    很痛吗?

    古挽很难得说明白她自己在那一刻的感受,她只来得及看到迅速从眼前划过的天际,然后身子就落到了一个怀抱里。

    剑又往身体里挪了几寸,身上一片温热,分不清是身后那人的胸膛还是自己的血液。

    古挽伸手握住那把穿透自己胸膛的剑柄,说:“把它从我身体里拿走。”

    赵湛死死握住她的手,惊慌失措地说:“不可以,拿走它你会死的。”

    死?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古挽看着天际偶尔略过的云彩,想不明白。

    上次她父亲派出几百人围剿她,废了她的功夫,挑断了她所有的手筋脚筋,她被手下扔在荒山野岭里,她也没死成。

    这次不过就是被剑在身体里捅出了一个窟窿,不疼不痒的,她怎么可能死呢?

    这不,上次顾淮清往她心口上扎了一剑,她也没死成。

    她命大着呢。

    对了,顾淮清呢?

    古挽抬起头,就见顾淮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面前,站得笔直,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古挽拼了命的想读懂他此时的心情,可是那双眼睛里波澜不惊,跟瞎了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甚至还不如瞎的时候来的生动。

    古挽心一读,咳嗽一声,一口血就沿着嘴角流出来了。

    赵湛用他洁白的袖子给擦血,古挽也是看到他衣袖上的炫目颜色,才知道自己确实吐了很多血。

    “顾淮清,我要死了。”古挽心里一委屈,对着面前的顾淮清开口。

    顾淮清还是没什么反应,良久,淡淡地说了一句:“死不了,祸害遗千年。”

    古挽这会儿觉得疼了,不知道是心口还是那被剑捅穿的伤口再疼,她死死抓住了裙摆,缓了几口气,恼怒地说: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嫌弃我死不了,活着碍你的眼是不是?”

    顾淮清垂下了眼,漫不经心地从她身上扫过,说:“古教主多虑了?”

    “古教主?”古挽笑了一声,突然一口血就呛了出来。她用手背一抹,顿时整张脸都是一片鲜红。

    触目惊心。

    顾淮清别过了眼,不再说话。

    古挽突然开始发力,要把胸口的那柄剑给拔出去。

    赵湛拦着不让,用尽全身的力气和她较着劲。

    古挽大叫,声嘶力竭地叫着:“你拦着我做什么?我死了最好,省的活着碍人的眼。”

    “你不活了吗?你不想活了吗?”赵湛也在叫,叫得比古挽还要响亮,她胸口的共鸣连累着古挽也跟着呼吸困难。

    就在他们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顾淮清突然说:“古挽,你的演技真是日益精进了。你分明知道,你有《广陵潮》的内力护体,这些刀枪剑戟不过皮外伤罢了,根本伤不了你内里分毫,你看看你现在装模作样的样子有多难看。”

    古挽只觉得耳蜗一阵阵轰鸣,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装模作样,装模作样!原来在顾淮清眼里,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装模作样。

    古挽突然大力推开了赵湛,撑着地站了起来,赵湛过来扶她,被她喝退:

    “滚开!反正我死不了。”

    她的手握住剑柄,一用力,那把剑被她整支抽出,淅淅沥沥的血汇成一股细流,顺着她的指尖滴在地上,顿时把她脚下的土地给染成了一片鲜红。

    古挽冷冷笑了一声,把剑扔到了地上。

    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抬头看向顾淮清,说:“我不知道我死不了。”

    顾淮清看着她,皱了皱眉头,说:“整本《广陵潮》都在你手上,你不知道?”

    古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黯转乾坤 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挂逼人生 逍遥小保镖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