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五十三、寻衅滋事

    ;

    魏毓感觉自己的心猛地震颤了一下,她明明知道申屠叶朗的这句话是说给剧中的古挽听得,可她还是有一瞬间觉得特别地难过,那种心脏抽疼的感觉让她觉得熟悉又陌生。</p>

    这声喜欢大概是她上辈子死之前最大的遗憾之一。</p>

    虽然她现在总说自己对申屠叶朗的情感已经放下了,但是有些执拗真的是刻在了骨子里的。</p>

    也是这会儿,申屠叶朗作为一个影帝的素质才表现了出来,这句话像是一道泾渭分明的分水岭,将他之前和之后的表现一分为二。他前面表现地有多平淡,之后就有多狂热。魏毓仅是站在他身后听他念台词,都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p>

    这大概就是许多人口中所说的“燃”吧,虽然这份狂烈的热情里包含地是必然悲剧的凄凉感。</p>

    申屠叶朗这段戏过渡地十分自然,这个长镜头一拍完,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和今日来探班的记者朋友们都自发地起立鼓掌。</p>

    导演眉眼含笑地跟申屠叶朗说:“等到明年这场电影上映之际,这场戏就是你入围最佳男配的功德碑。”</p>

    申屠叶朗淡然地扯了扯嘴角,好像并不把这当做一回事。</p>

    也是,人家已经拿了影帝了,也不在乎多拿一个最佳男配。</p>

    导演说得特别夸张,说保不齐这部戏能包揽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导演和最佳男配。</p>

    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导演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申屠叶朗的最佳男配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但是魏毓的最佳女主角,她却是不敢有那么大的野心。</p>

    记者走了,拍戏还要进行,接下来的戏份,才是这部电影的重头戏。</p>

    ……</p>

    火云来接古挽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自讨苦吃。”</p>

    古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好好地坐着莲云山教主的位置,被所有人尊称一声尊上是无上荣光的一件事。像她这个年纪就能坐上魔教教主位置的人,真的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p>

    更何况她坐上这个位置是踩着自己父亲的脸面上去的,古挽这个名字,已经在江湖上成为了一个传说。</p>

    只要她坐稳莲云山教主的位置,从今而后,不管正道还是魔道,提到她的名字总会是惧畏和尊敬的。</p>

    但是她自己想不开,跑去和一个什么所谓正派家族的弟子成了亲,从此斗志全无,一心只想着怎么和那人躲到廖无人烟的地方去过她心中所谓的幸福生活。</p>

    偏偏,她爱上的那个人,她嫁给的那个人,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p>

    她再喜欢人家又有什么用?她当年带人屠门的时候可没想过有一天会爱上人家的公子。</p>

    火云想笑,要是早知道结局,当初古挽屠门顾家的时候他就该指着那位被她毒瞎眼睛的少年跟她说,这人是她未来的夫君,她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把他当做自己的全部,当做自己的命,当做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诸天圣域 邪少称霸都市 小小王妃驯王爷 热血雄心 托天行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