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四十九、耳鬓厮磨

    魏毓说不清楚今天和赵云澜的谈话能给她一直以来的沉郁心情带来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她只是瞬间就觉得泄了一口气。

    这并不是在庆幸韩行川和赵云澜的分手,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负罪感突然消逝了很多。

    之前因为他们两个要结婚的关系,魏毓一直都把自己逼得很紧。

    哪怕因为喜欢着韩行川所以拼命想靠近,最后都会被自己的理智给制止,甚至采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和方法来制止这种感情的发酵。

    为此,她伤害了很多人,她是知道的。

    但是赵云澜和韩行川的分手是究竟能给她带来什么,魏毓也不确定。

    只能说,她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韩行川了,不用再欺骗自己躲躲藏藏遮遮掩掩。

    虽然这份喜欢也是不能向外人说得。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魏毓第一次以放松的心情回到住处。

    打开门看见韩行川的时候她是惊讶的,她今天和韩行川分明就伤口是否包扎的事情吵了一顿,最后韩行川也负气而走根本没有搭理她。

    她没想到韩行川会在拍戏结束后再来找她。

    “去哪了?”韩行川问了一句,眼睛却是根本没看她。

    “路上遇到了赵云澜,随便聊了几句。”

    韩行川蓦地抬头,许久,问她:“聊什么了?”

    “你猜。”

    因为魏毓难得地俏皮口吻和嬉笑着的表情让韩行川觉得稀奇,所以他仔细看了她好久,终于确定了她现在是直白的开心情绪。

    想来赵云澜是说了什么让她觉得开心的话。

    “你每次和赵云澜见面都恨不得拿鼻孔看对方,你们会聊什么有趣的话题,我想不到。”

    魏毓惬意地往沙发上一躺,说“想不到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你。”

    韩行川想,说了什么自己一会儿去问赵云澜就能知道,现在也没必要一直在这个问题上跟她纠结。

    “过来。”韩行川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了一句。

    魏毓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因为他明令的口吻皱了皱眉头,说:“什么事?”

    “手不要了?”

    因为韩行川的提醒魏毓才突然觉得手心火辣辣地疼,她把手抬了起来,一用力就看到自己已经凝固的伤口在瞬间又撕裂了开,溢出了鲜血。

    “嘶!”魏毓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行川几乎是冲了过来,一看见她的手就沉下了脸,说:“我看你真是不想再要你这手了。之前不是还叫嚷着等戏拍完要去学钢琴,我看你现在拿什么学。”

    说着开始熟练地给她包扎伤口。

    魏毓看到他的动作就想起了上次,在申屠叶朗家的晚宴结束后,她在大马路边和窦瑶打架,遍体鳞伤,把自己折腾地狼狈地不得了,一只手都是伤口。

    当时也是韩行川给自己包扎,非常地耐心仔细。

    她当时看在眼里只觉得感恩,时过境迁,她现在再看韩行川做相同的动作,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苦涩和委屈。

    “你和赵云澜分手了?”

    韩行川握着药瓶的手一用力,瓶盖就飞了出去。

    他低着头,魏毓看不见他的表情,她只是听见他说:

    “她跟你说了?”

    “她说用不着我做伴娘了。”

    “她开玩笑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什么玩笑?你指的是什么?”

    “邀请你做伴娘的事,她就是一时瞎胡闹,我们没打算结婚。”

    魏毓愣了一下,然后以不理解的口吻问道:“没有打算结婚的话,为什么要在一起呢,为什么要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呢?”

    其实赵云澜在跟她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神印之情深依旧 疯修红尘录 夏商野史 邪神至尊 武通天道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