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四十四、割袍断义

    古挽有点愣神,以前要是她听到有谁敢明目张胆地叫嚣着喜欢她,她说不定真的会把那个人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可是自打认识了顾淮清之后,她已经不觉得爱恋是一件值得被取笑的事情。

    就像是现在,赵湛一腔热血地说着喜欢她,尽管这个喜欢在当下这个场合非常地不合时宜。

    可若是现在能通过表达喜欢来证明一些什么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她喜欢顾淮清,不仅是喜欢,是想执手一生,是为了他愿意舍弃和抛下其他所有的固执爱恋。

    她透过纷杂拥挤的人群,看向站在最外围的顾淮清,这是她第一次,觉得他特别孤独。

    她想冲过人群,带着不顾一切的狂妄,冲到顾淮清面前,拥抱他。

    但是她不敢,她不能确认顾淮清是否还愿意接受她献祭一般的拥抱。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赵湛他父亲的手掌抬起,带着凛冽的呼啸。

    这和古挽刚才动了杀心时的表现一模一样。

    古挽看着他,不知道他想杀谁?

    是这个被他儿子牢牢护在身后的妖女,还是他口中声声怒斥着的孽子。

    “孽子,执迷不悟,不如死了干净!”

    古挽心里剧震,她没想到赵湛他父亲真的想要杀了赵湛。

    古挽带着震惊,在赵湛父亲巴掌袭来的时候将赵湛给推了出去,挡下了这一掌。

    赵湛父亲,新任武林盟主被古挽的掌风震得往后退了几步。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古挽,大喝一声:“妖女,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古挽嘲讽出声,说:“该是我问你们想要怎样吧?自持正道人士的身份,倒是这么多人联合起来围攻我一个小姑娘,真是体面得很啊。”

    武林盟主的脸青红交替,精彩得很。

    他看着古挽点头,连说了几个好,然后大声叫道:“淮清,杀你父母和你顾家一百几十人口的妖女就在这,这仇你还报不报?”

    古挽心神剧震,她看着顾淮清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走来,浑身带着瑟杀冰冷的气度。

    他每走近一步,古挽的心跳就要快上几拍。

    她知道,以她现在的本事,就是连顾淮清也不能轻易杀了她,她要逃离这,实在不算作多么困难的事。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顾淮清要杀她,她根本起不了要还手的念头。

    她甚至在想,只要能让他解了心中的那口气不再恨她,那杀她就杀她吧,只要她还能留着一口气,她总是还能活着的。

    “顾淮清,你要杀我吗?”古挽直接问出了口。

    古挽说着,把手里夺来的剑往地上一扔,朝他张开了双手,说:

    “你要是想杀我,我绝不还手。”

    下一秒,那柄刻着顾家隼鸟图腾的剑就扎进了自己的胸口里,这是今天扎进自己胸口的第二剑。

    这两剑,都是出自顾淮清的手,都是她古挽的心甘情愿。

    赵湛大叫一声,搂过古挽,按住了她源源不断往外出血的伤口。

    古挽却是看着那柄剑,那是顾淮清的私人佩剑,是他还在铭剑山庄时的象征,上面印有代表他家的隼鸟图腾。这把剑他宝贝得很,平日里基本不用,现在却用来杀她。

    古挽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腰间,那里也有一把剑,也刻有隼鸟图腾,也出自铭剑山庄的大师之手,是顾淮清他家祖传的佩剑,之前属于他的母亲,现在属于自己。

    这是不是说明,她也算作顾家的一份子?

    古挽的嘴角刚刚咧起,就感觉一直悬在自己腰间的那把剑的剑穗一动。古挽刚刚伸出手,那把剑已经到了顾淮清的手里。

    “我母亲的剑,你不配!”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邪神至尊 东游记 邪少的霸道嫡妻 星星不说话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