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二十六、喜欢与否

    女编导捕捉到魏毓话里的漏洞,在主持人还没说话的时候,就自己先插话,问道:

    “所以魏毓,你觉得你自己现在很红了吗?”

    她笃定,只要魏毓承认这个事情,那她身上就可以贴上一个浮躁自大的标签,以后她再想撕下来就难了。

    魏毓晃动着手里的纸张,说:“这不是刚才阿姨你跟我说的吗?说被关注的问题越多就说明我越红。我看我手里的这沓纸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

    这意思就是,话是你自己说得,我只是顺着你说而已。

    女编导一张脸涨得铁青,不知道是被魏毓这个机智的回答给气得,还是因为魏毓管她叫阿姨给刺激得。

    韩行川适时地说:“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

    他可不能再叫魏毓把这些恶心的评论给念下去了,她魏毓可以豁达到完全不放在心上,他可做不到。

    他听着这些恶毒的评论,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

    韩行川在离开的时候跟郑畅说了一句:“这家媒体,以及有今天这些工作人员参与的节目,再也不要合作了。”

    郑畅问了一句:“是剧组再不跟他们合作,还是说以后的所有活动。”

    “我不想在有我参与的任何一个公开场合看到她们。”

    郑畅点点头,明白了。心想这位大姐你得罪谁不行,哪怕你是得罪了韩行川也不至于到这步田地啊。

    你说你一个做电影行业的,要是被韩行川以及韩行川所合作的所有公司机构拉黑,那你以后这工作还做不做了?

    女编导叹着气刚刚在微博上写下一条“铩羽而归”,还没来得及放上自己跟韩行川的合影以及韩行川给的签名,就被郑畅过来提醒。

    女编导看到郑畅的时候还激动了一会儿,以为是韩行川还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可是郑畅见到她的第一面,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给她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韩先生希望你可以删除今天跟他的合照,以及他的签名也请你撕毁或者丢掉。韩先生不希望在任何场合看到这两样东西的出现。”

    女编导一脸震惊,问:“为什么?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冲撞了韩大神?我可以去道歉。”

    郑畅不说话,心想你要是冲撞的是韩行川就好了,他还不至于把你一个小编导放在眼里。

    他想说,你一路过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发现吗,虽然魏毓是剧组里年纪最小资历最浅的人,可是剧组的所有人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谁敢得罪她啊?她闹个脾气韩行川就能跟着心情不好。

    你做这一行的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但是郑畅不能说,他只是摇摇头,然后走了。

    导演见太阳还没下山,催促着他们赶紧再拍一场戏。

    这场戏拍得,就是魏毓折返处理那些盗贼被赵湛撞见的那一场戏。

    导演给他们讲戏,说:“这场戏就要讲究那种朦胧又懵懂,带着点小暧昧在里头的氛围。”

    “赵湛,你现在已经深深陷入了对古挽的爱恋中,所以你的眼里只有她,她是你的天你的地,你过去所有的为人准则和世界观价值观都在认识古挽之后崩塌了。你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古挽说得都是对的,只要她高兴开心,你什么都可以为她去做。”

    魏毓问导演:“那古挽到底知不知道赵湛喜欢她的事情?”

    “看你咯。”导演只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魏毓都蒙了,说:“这要怎么看我?”

    “你觉得喜欢就照着喜欢的方式演,那就是用了心计的利用,比较符合古挽这个魔教妖女的人物性格。你要是觉得不喜欢,就当做不喜欢的演。把赵湛当做一个只说过几句话的陌生人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花开花落 万界游行 等你的我 思慕之 锁妖画之画龙点睛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