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三十二、开心就好

    赵湛只感到一个激灵,他再一抬头,之前还站在庙里的古挽赫然已经不见了。

    他下意识想要回头,却感到自己脖颈处一凉,他用余光看到,抵在他脖颈的,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匕首,仅是看那薄如纸的匕身,能知道这是一把难得的珍品。

    “别乱动,我这匕首可是淬了毒的。”

    也是这会儿,赵湛才听出来了古挽的声音。

    这个人,和刚才那个笑得一脸明媚的少女又像是完全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这个人浑身的凉意,像是刚刚往地底下爬出来的,带着一股子死气。

    “说,你为什么在这?什么时候来的?”

    “跟着你过来的,才来了一会儿。”赵湛如实地答道,半点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

    “为什么跟着我?”

    “不放心你。”赵湛这句话也是出自真心,他的初衷确实是不放心古挽一个小姑娘单独出来。

    古挽呵呵笑了两声,说:“你是我什么人?我用得着你这样假好心?”

    赵湛说不出来话,他不能跟古挽说,他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去,整颗心仿佛落在了她身一样。

    她已经成了亲,嫁给了他一直非常仰慕的顾淮清,他对她本来不该有除尊重外的其他态度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人世间的所有感情要是都能解释清楚的话,估计不会爆发那么多的恩怨情仇了。

    “你看到了什么?”

    古挽冷冷地问她,可天知道,她刚才有多害怕?

    她突然在人群外发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呼吸声,她下意识地,以为是顾淮清跟着过来了,那一瞬间,她真是想死的念头都有了。

    可稍微平静一点,她发现,这人的气息要顾淮清厚重许多,不像是顾淮清那样子悄无声息的样子。

    要是顾淮清真的跟着她过来,肯定不会这样直白了当地让她给发现。

    她静悄悄地摸到了这人的身后,发现这人完全没有发现,看来他的功夫确实跟自己早前预料的一样,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古挽安心了,她觉得自己杀了这个人跟碾死一只蚂蚁也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了你杀人。”赵湛还是跟她说了实话,其实现在说什么都没看到,不管古挽相信与否,总要好过他直截了当地据实相告。

    古挽突然笑了起来,说:“你的眼睛都是长到狗肚子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他们?他们死了吗?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

    古挽用另一只手指着还在地挣扎痛苦着的几人给赵湛看。

    “生不如死,还不死了来得痛快。你这法子真是毒辣,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古挽凑到他耳旁轻声问道,简直像在赵湛耳旁窃窃私语。

    “想不到什么?想不到我是这么毒辣的一个人?那你要怎么样?去告诉顾淮清吗?你难道以为你还有命活着回去?”

    “你不能杀我。”赵湛平静地陈述道。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我杀你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古挽摊着手掌给他看,说:“你看,像这样,像翻手掌一样。”

    “你不能杀我,他们要是见我不回去,会出来找我的,到时候你的事情藏不住的。”

    “为什么藏不住?我把你杀了往崖底一丢,过不了几天你会让野兽给啃食干净,到时候谁也找不到你,我怕什么?”

    “不,你不知道,我们家有暗传的记号,我一路过来都留下了。我要是丢了,他们沿着这些记号能找到这里。”

    古挽冷下脸来,说:“那又如何?找到这里又能如何?我把这里一把火给烧个干净,算找到了又能如何?”

    “你身也被我留了记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张狂年代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桃运神戒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