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一十一、流言四起

    魏毓原本也把这次吃饭当做一次普通的聚餐,虽然她妈是抱着相亲的目的,魏毓在来之前也有些拘谨和忐忑,可是见到单赢之后这种感觉没有了。

    反正都是认识的人,大家随意一点好了。

    只是吃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开始有服务生频繁地往她们包厢里出没,以各种各样的借口,什么倒茶送纸巾。

    一次二次还好,三次之后魏毓开始不自在了。

    她心里大概明白这些人是找借口进来看她,像在公园里看免费的猴子一样,以一种娱乐的态度。

    这种意识让她觉得不舒服。

    她想走了,可是看杨秀兰女士和单赢她妈仍然相谈甚欢的样子,魏毓只好逼着自己把这种烦躁给压下去。

    好不容易熬到酒足饭饱散场,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拿着账单进来,一进来直接把账单塞给了魏毓,说要让她签字。

    单赢伸向账单的手僵硬地愣在半空,说:“我来吧。”

    魏毓哭笑不得,这账单都主动塞到她手里了,哪里还有再递回去的道理。

    魏毓爽快地签字刷卡结账,可是服务员小姐跟她说:

    “你这签名怎么跟络流出来的形式不一样?”

    魏毓无奈,想感情是抱着这个目的。

    本来嘛,吃饭谁结账都是一样的,魏毓也放在心。但是出门的时候单赢他妈跟他说:

    “今天你便宜占大了,小澡请你吃的饭,以后你要找个机会请回来。”

    魏毓“不用客气”的话都到嘴边了,听单赢说:“明天行不行?我请你去吃日料。”

    魏毓迅速地想把“不用客气”换成“不用破费”,听杨秀兰女士说:

    “我家小澡太能吃,吃日料太破费了,你随便带她去路边吃碗抄手行。”

    魏毓拿起手机的手一滞,不可置信地回头叫了一句:

    “妈!”

    有她这么拆台的吗?当着第一次见面的人,姑且当做她和单赢是第一次见面,这样毫不留情地诋毁她,这是亲妈能做出来的事?

    单赢她妈捂着嘴呵呵笑,说:“能吃是福。”

    “不是,伯母,我不是……”

    魏毓解释的话都到了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她自己的亲妈都这样说,她好像做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单赢说送她们回去,魏毓第一个念头是:

    “你开车?”

    单母转过头来,说:“哪能啊?小赢还没有驾照呢。”

    魏毓觉得自己都迷糊了,她现在看到单赢会想起齐澄,她总觉得他们是一路人,齐澄十来岁的时候开着车满世界溜达,所以她想当然地认为单赢在这个年纪也是会开车的。

    单赢趁两位家长注意力不在这边的时候低头跟魏毓说了一句:

    “我不是齐澄,我不会那么任性地做事。”

    魏毓抬头看了他一眼,别过了头,心想你任性不任性与我何干。

    魏毓在路想了一肚子的心里话打算回到家跟杨秀兰女士絮叨絮叨,可是她刚回家还没来得及换鞋,接到了何垣的电话,电话那头风风火火,能听得到背景嘈杂的人声,何垣几乎是扯着嗓子在跟她说:

    “你刚才去哪了?”

    魏毓捂住一边的耳朵,跟他说:“吃饭。”

    “和谁?”

    “我妈。”

    “骗人!”何垣吼了一句,然后说:“跟你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个帅哥。”

    魏毓被他那边吵得不行,跟他说:“你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跟我说话。”

    语罢挂断了电话。

    她没等多久何垣的电话再次打过来了,这次倒真是安静了不少。

    “你刚才在哪?那么吵?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皇气 异界大村庄系统 续济公传 断鸿零雁记 万界游行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