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零五、相互试探

    陈晨宸在回去的路问魏毓:“听说你在剧组做了一些很过分的事情。 ”

    魏毓偏头看着窗外,说:“何垣跟你说的吧。”

    陈晨宸不说话,也代表了默认。

    “你说他这个人,怎么越来越唠叨,越来越嘴碎,我以前也没发现他是这样一个无聊的人,你说是不是我给他安排的事情太少了?”

    陈晨宸笑出来,说:“是你以前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没有太让何垣操心,所以何垣对顾子庭有一种迷之信任感。但是魏毓不一样,何垣看魏毓,总是在看小孩子,所以多了一份责任感。”

    “用得着他多管闲事。”魏毓咕哝了一句,但是口气分明软了下去。

    “说说吧,这么作的事情你是怎么做得出来的?我听何垣说得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你能做出来的事。”

    从陈晨宸在女人堆里泡大的经验来看,魏毓这么做的原因肯定跟什么耍大牌闹性子没有关系,她肯定还是有自己的考量在,特别是在她自己已经承认了喜欢韩行川的情况下,她的这一系列做法其实在古怪是透着某种逻辑的。

    陈晨宸猜魏毓是在试探,可是他好韩行川为什么会容忍魏毓的这一系列做法。以韩行川的情商和阅历来看,他不见得识不出魏毓的这些拙劣的小把戏。

    果然魏毓回过头,脸带着明显生气的神气,说话的声音也略显激动:

    “你说他是怎么想的?”

    “谁?”

    “还能有谁?”魏毓眨巴眨巴眼,透着一股子的恼怒,说:

    “人人都看得出来我在任性我在胡作非为,可他偏偏是什么都不说,别人去他那里告状,他总有一百种说法来搪塞他们。我说什么他都应着,我要什么他都答应,你说他凭什么?”

    “这不是很好吗?女孩子不都是喜欢这样对自己毫无底线纵容的男人。”

    魏毓深吸了一口气,一仰头,眼泪掉下来了。

    陈晨宸吓到了,急忙把车开进了一个临时停车场。

    他真是没想到魏毓会突然哭出来,她最近是怎么了,总是三天两头的情绪崩溃,好像突然变得敏感软弱起来。

    她当年跟申屠叶朗谈恋爱也没像现在这样啊,难道这位韩行川先生出了名的神经病申屠叶朗还要麻烦。

    陈晨宸给她塞纸巾,说:“这是怎么了?听你的口气人家也没欺负你啊,你怎么这又哭了?”

    “你说他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我说什么他都应着?我又不是赵云澜,既不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是他的结婚对象。”

    陈晨宸突然明白过来问题的症结出在哪里了。顾子庭这个人简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或者说是原则性极强。

    她喜欢韩行川,但是韩行川有女朋友,她不想插足别人的感情,但韩行川总会给她一些虚无缥缈若有若无的希望,所以她特别矛盾,一方面忍不住想要靠近,一方面又厌恶自己的这种行径。

    “韩行川有没有跟你说过,或者透露过他和赵云澜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他们终究是要结婚的,赵云澜总是在说,她和韩行川要到哪里去举办婚礼,又要到哪里去蜜月旅行,听她的口气,估计这部戏一结束要举行婚礼了。”

    陈晨宸觉得生气。

    你说这韩行川要是对魏毓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把她当做一个后辈一个工作伙伴来相处也算了,那这件事当做是魏毓自己的单相思,她再怎么难过失落都是她自个儿的事情,跟韩行川,跟赵云澜都毫无干系。

    可是这韩行川摆明了是对魏毓有意思,甚至可以说得喜欢很喜欢和非常喜欢了,不然他也不至于这么纵容着魏毓。老实说,他现在对魏毓做得这些事情,是魏毓他爹有了同样的地位和财富也不一定能做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逍遥小保镖 桃运神戒 托天行 我的男友不是人 睡仙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