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零三、地痞流氓

    魏毓坐在飞机一直在想,等会儿见到了导演和编剧,一定要态度诚恳地跟他们道歉,然后阐明自己不想再出演《广陵潮》的理由,至于这个理由韩行川占了多少的重,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

    事实她从坐了飞机开始睡,睡得昏天黑地日夜无光,好像要把昨晚失去的睡眠全给补回来。

    韩行川侧头看见魏毓把整个脑袋都搭在了何垣的肩,眼神有些黯淡。

    看魏毓现在的这幅样子,她昨天晚是绝对没有休息过。

    他不能因为魏毓身没有那些可疑的痕迹断定她昨晚和那个齐澄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无论如何,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在一个屋檐下呆了整整一晚是事实,这不是说魏毓闹脾气可以否认的。

    况且,魏毓对于他的质问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她反反复复只是在说,这不关他的事。

    直到下了飞机魏毓还是懵的,山的整个过程她都是被韩行川拉着走。

    大妞在后面跟郑畅交头接耳,说:

    “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啊?早还闹得不可开交,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现在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郑畅望着前方的两人,不说话。

    其实他觉得自己知道了特别多的事情,可是他理不清头绪,也不敢去细想其的关节。

    “别瞎说!”

    郑畅只能喝止住大妞的胡思乱想,在什么都没有清晰化的时候,他作为韩行川的经纪人不能容忍别人对他的胡乱猜测。

    大妞嘟嘟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说:“我也没说错啊,魏毓不是还打了咱们老板一巴掌吗?喏,你去看看,咱老板现在脸还留着一巴掌印呢。话说我长这么大,活了这么些年头,在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前,我也想不出谁敢打我们家老板,只能说,魏毓确实是不一样的烟火。”

    何垣在旁边听见了,连忙咳嗽几声来缓解自己的尴尬。关于魏毓打了韩行川的事情,他到现在也没法说服自己接受。

    你说魏毓她怎么敢啊?她以前虽然是任性了点,但是分寸绝对是有的。她嘴不饶人的时候常有,但是动手的时候很少,除非是那个人真的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例如,窦瑶。

    可是韩行川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才会让魏毓觉得他和窦瑶那个小贱人一样过分?

    何垣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清楚。

    “走不动了吗?”

    韩行川揪着魏毓后颈的衣服,害怕她一个不查被路的石头绊倒。

    魏毓抬手去打他的手,韩行川的手背都被拍红了也没松手。

    魏毓恼怒且烦躁地说:

    “你别跟我说话,我不想跟你说话。”

    “是,我不跟你说话,我自言自语行不行?”

    “你烦不烦?”

    “嗯,我烦。”

    郑畅在他们身后默默地听着这一段对话,恨不得现在来道天雷把他给劈死。

    这说话的人是韩行川?

    谁能来打醒他?这用无奈妥协又带着撒娇口吻说话的人是韩行川?

    他是和魏毓的年纪掉个了吗?

    山的温度要山下低个五六度,魏毓刚到半山腰有些撑不住了,她外面只穿了一件高领毛衣,现在感觉四面八方的冷风都往她衣服里钻,跟一把把冰刀子似得。

    偏偏她还嘴硬,在韩行川询问的时候强硬地说:

    “我不冷!”

    韩行川难得地没有顺着她说话,口气有些森然地说:

    “魏毓,下次说谎的时候先把舌头捋直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都是抖着的?”

    魏毓甩开他的手,恼羞成怒地说:

    “要不是你把我的衣服给扯松了,我现在会冷吗?”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思慕之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邪少的霸道嫡妻 断鸿零雁记 EXO之萌厨师的逆袭证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