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百零二、都是套路

    魏毓踢开面前的东西,带着一阵夹带着热气的风朝着何垣走去。

    “回家!”

    魏毓跟他说。

    韩行川伸出一只手拉住她,说:“你现在的样子不适合出去。”

    魏毓条件反射地,像想要甩掉什么脏东西一样要把韩行川的手给弄掉。

    韩行川侧过脸来,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撕!”

    大妞捂着嘴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韩行川背对着没发觉,她现在才看见,韩行川左脸有一个鲜明的掌印。

    魏毓打了韩行川?

    大妞顿时连手不知往哪放了,这已经是完全超出了她认知的事情。

    何垣颤颤巍巍地过来,眼睛看看魏毓又看看韩行川,他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作为魏毓的经纪人应该制止她这种任性的行为,可是看着眼下的这一切,他又觉得自己理应跟魏毓站在一边。

    “不拍不拍了吧。”

    何垣只说了这么一句,当即收到了郑畅一个凌厉的白眼。

    魏毓拼命甩着韩行川的手,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似得。

    “你们出去。”韩行川说了这么一句,他觉得今天必须跟魏毓把一些话说清楚。

    郑畅和大妞得到命令开始往外撤,只有何垣仍然站在原地不动弹,他怕自己出去之后留魏毓一个人在这里她会吃亏会受委屈。

    但是郑畅扯住他,生生把他扯出了门外。

    何垣出了门还在说:“你们把我拉出来做什么?要是韩行川欺负魏毓怎么办?她一个小姑娘。”

    郑畅横眉冷目,说:“欺负?韩行川还能怎么欺负魏毓?”

    “那刚才的事情你们也都看见了,那不是欺负是什么?”

    大妞没办法辩驳,连一向逻辑清晰口齿得力的郑畅也无法反驳。

    刚才的一切确实非常诡异,在他们的认知里,那根本不是韩行川能做出来的事情,可它是真实的发生了。

    他现在只希望,韩行川能够自己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屋里,魏毓环着手看向韩行川,说:“你有什么事,说吧。”

    “刚才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魏毓朝天笑了一声,含着眼泪说:“您有什么错?您一点错都没有,是我太狂妄,是我不自量力。”

    韩行川动了动嘴,说:“魏毓,我是为你好。”

    魏毓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再说了,您拿什么资格管我?”

    “齐澄要订婚了,你实在不应该再跟他牵扯在一起,你是一个偶像。”

    “那你呢?你不也要订婚了?那你现在做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魏毓崩溃地吼出声来。

    她的这句话像是一根棒槌,直接凿开了韩行川的脑袋。

    他突然明白了所有矛盾的缘由。

    “你不希望我订婚?”韩行川直截了当地问她。

    魏毓别过眼,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干我什么事,你爱跟谁订婚订婚?关我什么事?你以为我跟某些人一样是个厚脸皮?”

    “是,我是厚脸皮。”

    韩行川突然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魏毓觉得更气了,她瞪了韩行川一样,拎着自己的衣服要往外走。

    韩行川再次拉住她,说:“你现在的样子不体面,你平静一会儿,平静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魏毓甩开他的手,说:“你才不体面,我用得着你送?我自己长了脚会走。”

    这样说着,脚的步子却是没再动了,她自己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恐怖,要是这样出去被人看见了肯定会搞个大新闻出来。

    “神经病。”魏毓这样骂了韩行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托天行 睡仙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