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九十九、糖与砒霜

    韩行川不说话,甚至表现出来了一种阴郁恐怖的气息,大家都谨慎地盯着他看,只有魏毓和赵置在那里笑得没心没肺。

    魏毓见没有人回复她和赵置,心里有点不大乐意,问了一句:

    “你们不玩吗?”

    没人说话,大家的眼神都在韩行川和赵置身来来回回地扫。

    “你们玩吗?”魏毓又问了一句,还是没人说话。

    她顿时觉得没趣极了,撑着椅背站了起来,说了句:“你们不玩我走了,真没意思。”

    齐澄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知道今天的游戏八成是没戏了。

    算其他有想玩的念头被人也不敢和她玩。

    “走吧!”

    魏毓喊了齐澄一句要出门,韩行川站了起来,喊了她一句:

    “魏毓!”

    魏毓回头看他,那是有何贵干的意思。

    “我送你回去!”

    “韩行川!”

    “用得着?”

    赵云澜和魏毓同时开口,语气大相径庭,但是其蕴含的不满之意倒是实实在在的。

    “我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用得着你送?”魏毓说道。

    “韩行川,现在还没过零点,我的生日还在继续。”赵云澜说道。

    韩行川侧头看她,魏毓一看这个画面,顿时觉得鼻尖发酸,慌张地别开了眼,兀自走出了门。

    等韩行川追过来的时候魏毓和齐澄已经搭了离岛的快艇。

    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游戏没有进行下去,大家不欢而散,等人都走完了之后,赵云澜克制不住地质问赵置:

    “你是什么意思?魏毓怎么会在这?”

    “赵置轻轻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对于赵云澜的话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说:

    “我能有什么意思?是路遇到了,所以把她请过来玩游戏而已。”

    “你说这话骗谁呢?”赵云澜拍着桌子冲他吼:“要不是你的授意魏毓能到这里来?以她的本事,再给她活三辈子她也没资格到这种地方来。”

    赵置皱了皱眉,把手里的酒杯放下了,杵着下巴看着赵云澜,说:“可人家是过来了的,还是大大方方走预定过来的,我们都是当贵宾招待的,和你也没什么区别。”

    赵云澜一听,手里刚刚端起来的果汁杯砸在桌子了,溅出来的果汁把昂贵的桌布给染了个一塌糊涂。

    “赵置!”赵云澜喊了他一句,说:“我才是你姐姐,以后不许魏毓再来这。”

    赵置笑得很明媚,他看着赵云澜以一副天真的表情说道:“姐姐?请问我们两有什么血缘关系吗?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也不姓赵吧?”

    “赵置!”

    赵云澜站起身指着他咬牙切齿地说:“你说话给我小心一点。”

    “这话说得多稀,我小心什么?难道不是你该小心一些,要是让韩行川和他的家人知道你以前不姓赵,不是赵家正经八百的大小姐,你猜他还会不会娶你?”

    赵云澜不说话,赵置继续说道:“不过我看他现在也不是很想娶你,他对着那个魏毓可对着你心多了,你们俩在一起那么多年,也从来没听他说过不让你喝酒,不让你玩游戏让你早点回家。虽然说这种说话的方式是幼稚了点,但是你们女人应该蛮受用的吧?”

    赵云澜瞪着眼睛盯着赵置,这人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往她心口扎刀。

    刚才韩行川对待魏毓的态度是在打她的脸,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恶劣,但是话里的关心之意是明明白白的。难怪那些人听到韩行川说不许魏毓玩游戏后再也没有谁敢多说一个字,可能是害怕承受韩行川的迁怒。

    那哪里是对待一个下属晚辈的态度,说是管闺女也不怪。

    可是韩行川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挂逼人生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睡仙 江州二院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