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八十、争吵

    徐畏带着一脑子的莫名其妙坐到了韩行川的车,韩行川让他去坐副驾驶,他和赵云澜坐在了后排。

    车子再次发动了起来,徐畏觉得气氛很诡异,他忍不住偷偷地从后视镜里观察后面的两人。

    见韩行川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赵云澜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昨天听说澜姐好像身体哪里不舒服?好些了吗?”

    徐畏先开口打破了这种诡异。

    “没有身体不舒服,是怀孕了。”

    赵云澜喜滋滋地说出这句话,见原本在喝水的徐畏一口水喷了出来,他呛得口水直流,可是还是忍不住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们俩。

    那脖子扭动的弧度都让韩行川觉得下一秒他的整个头会掉下来。

    “怀……怀孕?”

    徐畏问得是赵云澜,可是眼睛看向的是韩行川,眼神里透着很多的信息,兴许只有他们两个能懂。

    “还没有确定。”韩行川代替赵云澜回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今天去检查。”

    徐畏捂着嘴,把他差点脱口而出的ohmygod给咽了回去。

    惊天大消息啊,要不是现在没有信号,他一定要跟童阿男分享这个事情。

    这件事情完完全全超乎了徐畏的想象,在他的认知里,像韩行川这种做事一板一眼的人,未婚先孕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身的。他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搞错了,然后果然听到韩行川说还不确定。

    如果韩行川说不确定,那这事等于没戏。

    那赵云澜这种一副正宫娘娘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那魏毓刚才为什么又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行川!”赵云澜有些不满地喊了一声,然后说:“一会儿检查你是要陪着我去的吧?”

    “嗯。”韩行川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说:“你那边结束之后我还得去看魏毓。”

    赵云澜脸色一变,带着不满的口吻说:“魏毓有什么问题?”

    韩行川叹口气,转过头看她,说:“刚才魏毓难受的样子你没看见吗?”

    “咳嗽而已,现在这个天气,感冒很正常的。”赵云澜说道。

    “赵云澜,你有没有觉得你太过分了?”

    韩行川突然开口,语气严肃地让坐在前座的徐畏都忍不住地挺直了脊背。

    “我怎么了?”赵云澜也不甘示弱地抵了回去。

    “刚才你为什么非要固执地开窗户?魏毓难受成那个样子,先不说她是一个小孩儿,算是一个陌生人和你坐在一辆车,你是不是也应该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

    “哦,她难过?她难过我不难过吗?我都说了,车里闷着空气不流通我难受,恶心想吐。她是小孩儿怎么了?我还是孕妇呢?怎么着也得是她顾及我才对。”

    徐畏一听,明白了。魏毓刚才那个反应肯定是和赵云澜有了矛盾,偏偏正如赵云澜说得那样,因为要顾及她的孕妇身份,所以所有东西都只能默默地咽下去。

    但是现在听下来,韩行川明显是向着魏毓的,那这稀了。

    “赵云澜,你真的难受吗?你刚才在车里是真的因为难受才要开窗户的吗?”韩行川说道。

    赵云澜一听,眼睛一瞪,质问韩行川:“你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你刚才的表演,很假。”

    徐畏在前面吓得不敢说话,恨不得连呼吸都屏住,他没有想到韩行川说话这么不留情面,甚至有点尖酸了。

    像韩行川这种人,说话那是讲究艺术性的,是绝对不会在话里给你难堪的,但是现在对着赵云澜,他说的话真的难听的可以。

    果然,赵云澜立马红了眼眶,带着不可置信和失望问韩行川: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天域大剑魔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女驸马 我的男友不是人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