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七十三、苦果

    镜头到了这里突然拉远了,并且慢慢地晃成了虚焦,镜头前的各位只能看到两抹艳色的身影紧贴在一起,空气只有烛火炸响的声音,呈现出一种暧昧复杂的气氛。

    这个长镜头持续了有将近20分钟,这场吻戏只占了其大概五分钟左右的例,可是一场戏看完,大家记得的只有魏毓和韩行川那眷恋情深的一吻。

    导演终于按了暂停,目光诚挚且骄傲地看向各位,期待他们给自己这场戏一些肯的评价,其实评价到不尽然,关键还是想要炫耀。

    梁晓声只能默默地竖起大拇指,连一向话多招人烦的徐畏,也许久没有说话。

    赵云澜和齐澄更不可能对这一场戏做出一个怎样的评价,他们两个能安静地看完这段视频,已经快耗光了他们的所有忍耐力。

    “这一个镜头全部都要用吗?”仇岩问道。

    这个镜头全长将近20分钟,如果全部都用的话或许会给这部电影造成负累,可是如果不全用需要剪辑处理的话又削弱了两位演员精彩的表演,并且有碍这个镜头的完美。

    “我再想想。”

    导演现下的顾虑也是仇岩的担心,到了现在他也没法准确地对这个镜头做出取舍,因为无论他决定采用哪个方法,心里总会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告诉他,他是错误的。

    暗房的门被拉开,导演准备送客了,趁着现在魏毓生病无法开机拍摄,他要试试把前两天拍摄的片子剪出来看看。

    门外突然一抹强光照进来,让众人一时不习惯眯起了眼睛,赵云澜透过指缝看着灼眼的阳光,突然有了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暗房里,暗房外,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赵云澜在心里安慰自己,刚才在暗房里看到的一切只是艺术加工下的虚幻,在真实的世界里,韩行川是她的男朋友,是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

    这是不容置喙的事实。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赵云澜在得知魏毓醒来之后有了不同的考虑。

    魏毓昏睡了几个时辰,终于怏怏地醒了过来,朵朵第一时间通知了医生,然后医生知会了片场的众人。

    不到半刻钟,大家都知道了,早突然昏迷过去的魏毓,醒了。

    导演和编剧急急忙忙地往魏毓的住处赶,一是想看看她的病情,作为长者和前辈来慰问一下。二是抱着询问观察的目的,想看看魏毓什么时候能够打起精神继续电影的拍摄。

    导演一动作,所有人都跟着动作,一窝蜂地朝着魏毓的住处奔去,其以刘玄同最为积极。

    他本来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探班魏毓,哪知道刚来撞了她生病,自己表叔还拦着不让去探望,说什么静养需要休息。

    好了,现在魏毓醒了,总不好得再不让他去见一面吧。

    齐澄慢腾腾地跟在刘玄同身后,步子不缓不急,看去一副无所谓且冷淡的态度。

    安风觉得稀,以齐澄之前对魏毓的心程度,怎么着也不该是现在的这种反应。

    安风以为自己洞悉了一切,却不知齐澄心里的纠结。

    魏毓是真不待见他,这是他一早明白的事实。虽然不能确定魏毓的不待见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是她表现出来的,是抗拒的模样。

    现在自己这只手用力过度还会感觉到疼痛。他至今搞不明白魏毓这个人的态度,说她完全不在乎自己吧,当时自己受伤她所表现的模样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那会儿看见她在自己面前稀里哗啦地哭,自己真是又生气又暗喜,以为终于把魏毓的那颗石头心给捂热了。可是呢,尽管她担心地哭泣,扶着自己的手都在颤抖,可是在送自己去医院的过程,还是因为韩行川的一句话放下了自己。

    她的贴身经纪人何垣跟在自己身边将近一个月,可谓尽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诸天圣域 我的男神他一点也不男神 卿本非奴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睡仙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