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七十、扎心

    韩行川把声音压得极低,这已经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阴郁了,算是完全和他不相熟的人,关听这说话的语气,也能知道这人带了多少的火气。

    那是一种可以劈天裂地的戾气。

    是平日里无法无天惯了的徐畏,也被韩行川当下的气势给震住了。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在这急赤白脸地操心,你问过魏毓领不领你的情?”

    韩行川用脚拨弄了一下地的徐畏,说话同样不客气。

    徐畏这会儿想起来了他父亲之前跟他说过,早年间韩行川还没出道的时候,在国外读书和外国人起了争执,他是拎起酒瓶能把人给顇进医院的主。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别看平日里韩行川一副正人君子谦逊有礼的模样,他要是真动了气,用得手段也说不得有多正派。

    他之前还怪了,他们家的基因怎么到了韩行川这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没道理他爸是流氓,他是流氓,徐甄她妈是泼妇,徐甄是泼妇,连韩行川她妈,那早年间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没道理到了韩行川这里平白生出来一个通身矜贵体面的绅士贵族。

    敢情这些人都是装的,装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哄得所有人真的以为他如表面一般不食人间烟火,一副禁欲自持要羽化升仙的模样。眼下这恶劣的习气出来了,说白了也是一个会被七情六欲支配的凡夫俗子。

    不能说他长了一副好皮囊真把他当做九天的神仙了,难怪人影帝拿到手软呢,自己要有他这装模作样的本事,什么大满贯全满贯的影帝也未必放在眼里。

    不过眼下倒是稀了,这韩行川生的是哪门子的气?动的是哪门子的怒?

    因为自己骂他禽兽色胚?自己还一直被人说是色饿鬼,转世呢,也没见自己真跟那些说闲话的人去急赤白脸啊。

    原来他韩行川那么玻璃心啊?

    这话说出去得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在影视圈一家独大呼风唤雨的韩行川韩大神,居然容不得别人对他做出一个肯的评价?

    他哪里说得错了?和魏毓拍吻戏的人不是他?大了魏毓快一轮的人不是他?这也是在演戏了,要放在平日里,那是要社会新闻的,标题他都给韩行川想好了。

    花甲老头欲对花季少女行不轨之事,被正义人士发现斥责制止,随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

    看羞不羞得死他!

    “我和顾子庭那是拜了把子的哥们,魏毓是顾子庭的干妹妹,那是我徐畏的干妹妹,现在顾子庭撒手人寰了,把魏毓托孤给了我,那我得照顾她,关爱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狼入虎口被一些无耻之士给糟蹋了。”

    韩行川一听,活生生给气笑了,踩着徐畏的胸口又把他整个人给按到了地,蹲下身来看他,眼睛微微眯着,好像连瞳孔都竖了起来。

    “你再给我说一遍,无耻之士指的是谁?”

    “谁跟魏毓拍吻戏我指的是谁。”

    徐畏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没法从韩行川的脚底下给挣脱出来,索性躺在地和他对话,他一向没脸没皮惯了,也不觉得这幅样子有多难堪。

    循着动静赶过来的陈虚林仇岩和梁晓声却是被这幅阵势给弄懵了。

    这才抽了支烟的时间,怎么两兄弟动手了?

    不用说,肯定是徐畏这个二皮脸有错在先。

    梁晓声人未到声先到,沉着一副公鸭嗓,嚷嚷得那思春的蛤蟆还膈应。

    “这是怎么了?我的天?我是怎么了?徐畏,你又招了什么事了?看把你哥给气得。快点说个好话道个歉,你别太得寸进尺了,你哥对你多好啊,你说要拍民国戏他去给你找剧本,你说你不喜欢谍战要拍霸道总裁,他寻着人给你写剧本,你说你不要做财主要当军阀,他给你去借的公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啊?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皇气 思慕之 续济公传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