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六十九、妒忌

    “徐畏!徐畏!”

    赵云澜跟在他身后一直在叫他,但是徐畏充耳不闻,他那冒着火星的眼睛里只能看到韩行川的身影。

    赵云澜小跑着跟着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之前还好好的徐畏,一下子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冲着韩行川过来的架势,像是要活劈了他一般。赵云澜心惊胆跳,急忙跟了来,怕徐畏对韩行川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来。

    徐畏在韩行川面前站定,眼神直愣愣地看着他,韩行川不甘示弱地回瞪回去。他虽然不知道徐畏这样子火急火燎的是因为什么事,不过看眼下这幅蹬鼻子竖眼的模样,肯定不会是来找他培养兄弟感情的。

    “什么事?”韩行川冷冷地问他,带着一股居高临下从容不迫的气势。

    “你说,魏毓为什么会突然生病?”徐畏冲来揪住了他的衣领,他的个头和韩行川相当,这样子靠过来,两人的眼神倒是直勾勾地对了。

    “她不是突然生病,她之前因为淋了雨病过一次,这次是因为劳累过度身体吃不消,所以病倒了。”

    本来韩行川大可不必用如此疏离的口吻来阐述魏毓的病情,他可以说得更温和一些,例如魏毓身子骨弱,或者把责任完全地推到自己身,说是拍摄的节奏安排不当,给她的身体造成了负担。

    可是眼下那么多人盯着他们,其有自己的女朋友赵云澜,以及一直对他呈敌视态度的齐澄。

    “不是这样吧?”

    徐畏笑得阴瘆瘆,早没有了他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痞模样,隐约地,里头带了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这个发现让韩行川觉得不舒服极了,什么时候,魏毓的事情轮得到他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来质问自己。

    韩行川挥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语气里不自觉带了点自己也没察觉的烦躁和抗拒,

    “这事你可以去问问魏毓的家教,问问看她为什么深更半夜还要拉着魏毓补习,不做完试卷不准睡觉。”

    徐畏一时有些僵住,他一时没缓过来,想不透话题怎么会突然扯到了魏毓的学习来。

    连一直竖着耳朵旁听的其他人都有些理不清头绪,敢情现在徐畏和韩行川是因为魏毓的学习问题而起了争执?而且听韩行川的意思,他好像对魏毓晚补习的事情十分不满。

    这事得多稀啊,人魏毓热爱学习努力进,这说到哪都是值得竖起大拇指夸奖的一件事,怎么在韩行川口里,人魏毓晚补习个功课好像被黑心老板雇佣童工从事廉价劳动力一般。

    赵云澜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她觉得在这事韩行川管得过于宽了。

    不对,不仅是这件事,韩行川对于魏毓的一些其他事管得也挺多,她之前说过,魏毓和窦瑶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和生死羁绊那都是魏毓自己的事,犯不着他韩行川跟着操心。

    他韩行川是魏毓什么人啊?说好听点叫合作伙伴,说难听点那是甲方和乙方的合同关系。

    “我不是说这事!”徐畏及时地把话题给扯了回来,他本来来找韩行川也不是因为魏毓的补习问题。

    韩行川半抬眼看他,带着一股忽视轻蔑的打量,意思是有话快说。

    徐畏被他这个眼神一刺激,也顾不得周围还有人围观,又去揪住了他的衣领,大声嚷嚷道:

    “我听说魏毓是跟你拍完吻戏后才病了的,你个老色胚你个禽兽,魏毓才多大,你跟她拍哪门子的吻戏?莫不是你有传染病,她才生病了?不然我怎么听说她昨日白天还好好的,跟你拍完吻戏病了?”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其以赵云澜和齐澄最甚。

    赵云澜紧紧地抿着嘴,手指揪着的裙摆都快让她自己给撕烂了。而齐澄的眸色确实在一瞬间暗了下去,那看着韩行川的眼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逍遥小保镖 江州二院 诸天圣域 我的男友不是人 幽冥手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