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六十二、亲密

    屋里的其他工作人员在接受到导演的指令后齐刷刷地出去了,导演也给他们打了手势,意思是准备开机拍摄。

    魏毓气冲冲地来到韩行川面前,张口问他:“你道不道歉?”

    “什么?”韩行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的这种态度让魏毓愈发的生气和委屈,她眼睛一眨,看着想要哭出来一样。

    魏毓盯着他,一瘪嘴,在他旁边坐下了。

    韩行川不明所以,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很复杂。现在的魏毓,让他十分的想靠近,可是又不敢靠近。

    导演喊了“action!”的指令,韩行川一秒恢复成了顾淮清的模样,眼里无光,但是对着古挽的神情是眷恋和温柔的。

    魏毓也在心里逼迫自己承认自己是古挽,她是深爱着面前这个男人的。

    “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妻子没错吧。”

    魏毓按照着古挽的心境说出这句台词。

    “是,你是我的妻。”

    韩行川说出这句台词后,魏毓的手掌在衣袖底下悄悄攥成了拳头。她这时才深刻的理解到韩行川满贯影帝的含义,这一秒钟入戏的天分,并且成功调动她情绪的巨大挑拨能力,确实担得起影帝这个名头。

    “你永远都不会丢下我是吗?”

    魏毓心里开始酸涩,难过得她整个人都有些抽搐,胃里搅得一阵阵疼。

    在这一刻,她甚至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古挽还是魏毓,可她又明确知道面前这人是韩行川不是顾淮清。

    所以她说这种话才觉得特别难受,本来成亲这样的日子是不应该这样子阴霾的,但是魏毓现在的心情导致她实在不能欢快起来,这倒也符合了古挽和顾淮清复杂有矛盾的感情。

    “是,我永远不会丢下你。”

    魏毓一眨眼,眼泪哗啦啦地掉,她像剧古挽那样哽咽着问对方:

    “无论我做了什么事?哪怕是你非常非常讨厌的事情?”

    韩行川也像剧顾淮清那样,笑着跟面前的人说:“你能做什么让我非常非常讨厌的事?是把我的鞋子给丢掉不让我出门,还是悄悄藏起我的剑。”

    韩行川现在觉得苦恼了,他并不是剧的顾淮清,他也不是一个不能视物的人,总得来说他的视力还不错,所以魏毓一哭,他立马看见了。

    虽然当初试镜的时候知道魏毓特别能哭,而且哭起来楚楚可怜又好看,可是眼下真的看着魏毓在他面前哭得一塌糊涂,半点没有平日里尾巴翘到天的小狐狸模样,韩行川觉得心痛了。

    “你现在这样挺好,你要是看不见,我在你心里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是。”

    这个是字,韩行川踌躇了一会儿,才慢慢从嘴里吐出。

    导演在监视器面前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这场戏是一个长镜头,所以整段戏都是连贯的拍摄,他一直没有喊停,想看看这两人能把这段戏发挥到怎么样一个境地。

    可是眼下的情境让陈虚林皱起了眉头,他们所表演出来的那种氛围和情绪,实在和剧本里所描述的不一样。

    导演一边观看着监视器,一边翻动着手里的剧本,想看看是不是哪个地方出了错,怎么跟自己理解的不一样?

    他甚至想把仇岩这个编剧给叫过来,问问他是不是擅自修改了剧本,所以这段戏才跟剧本里有了出入。

    可是怪的是,尽管这段戏没有完全按照剧本里的内容来走,可是在导演看来,这是和谐的,甚至可以说这是自然的。

    魏毓和韩行川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顺畅,那种顺畅还不像是经过彩排排练出来的,它像是在生活里发生了许多许多遍,已经融入成了一种习惯。

    魏毓看着对方,眼泪已经不再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邪少称霸都市 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睡仙 诡灵期刊 托天行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