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六十一、追光

    工作人员跟着熬了一天,本来在今晚可以结束的戏份,生生让魏毓的不断ng给拖到了大晚。

    不断有人来给魏毓做所谓的思想工作,但是这只会让魏毓越来越拘谨,越来越觉得为难。

    眼下在导演的威胁下,魏毓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硬着头皮硬了。

    韩行川坐在床边看剧本,见魏毓过来抬头看了她一眼,说:

    “你现在的表情特别为难,如果你调整不好心态,我可以跟导演说把这场戏给推后。”

    实话说,韩行川这话一出,魏毓心里确实开始动摇。她真是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样贸贸然在导演威胁的目光下硬来,确实可能达不到导演预想的效果。

    “但是魏毓你要想好了,如果今天这出戏过不去,可能在你心里会留下一个影子,会影响到你之后的表演,这不是一个好演员应该有的状态。”

    魏毓楞了一下,她没想到韩行川说话会这样不留情面,她当然知道今天这出戏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坎,过去了,之后的戏份都不会太为难。要是过不去,真如韩行川所说的,这场戏往后顺延的话,可能她心里会一直挂念着,以至于耽误了她之后的表演。

    这事情魏毓自己心里也明白,可要真是从韩行川嘴里说了出来,她还是觉得不大高兴。

    她是非常害怕从韩行川眼里看到失望或者不认同的神情。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一场戏拍完之后回看监视器时,起导演的评价,魏毓更在乎的是韩行川的反应。

    但凡韩行川脸露出了一些异样的神色,魏毓的那颗小心脏要开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以至于主动跟导演要求重拍,直到韩行川表情正常或者开尊口说一声“不错”。

    眼下韩行川说这种话,是在给魏毓心扎针,针眼不大,但是特别疼。

    魏毓原本还窝窝囊囊绞在一起的手指松开了,她看了一眼韩行川,自己扭头出去了。

    韩行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垂头苦笑了一下,这大概是自己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拍过的最难的一场戏,女演员完全不配合,甚至表现出来了强烈的抵制和反抗情绪。

    偏偏自己还无能为力,因为这场戏是由女主角来主导,自己只是充当一个配合的角色。

    韩行川知道魏毓没有丰富的拍摄经验,而且年纪小,脸皮薄。可是自己为魏毓找了这么多的借口,看见她露出为难的神色,心里还是觉得烦躁。

    魏毓在那里巴啦啦地不知道跟导演说什么,韩行川看了一眼别过眼去,跟周围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

    “我出去一下。”

    然后跟郑畅要了个东西走远了。

    大妞一个晃眼见韩行川的身影消失在了光都照不到的树林里,忙追问郑畅:

    “他去做什么了?”

    “抽烟!”

    “抽烟?”大妞惊讶地问道:“你说韩行川去抽烟?”

    郑畅也表示出了不理解来,他跟了韩行川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他抽烟是一个习惯,跟早晨起床要刷牙一样,没有瘾没有癖,一天一支的定量,偶尔熬夜拍大戏的时候会多加一支提个神。

    但是今天根本没有这种情况,现在天色离熬夜还早,而且也不是什么需要韩行川费心力的戏,可郑畅还是觉出了他的烦躁。

    韩行川对拍戏的认真程度来说,如果有一场戏会让他达到烦躁的程度,他肯定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躲到一旁去抽烟。

    等魏毓和导演沟通结束之后回来没看到韩行川的身影,她还以为对方真的跟自己生气而提前离场了呢。

    一打听才知道韩行川去了树林,魏毓觉得自己也有一些事跟他沟通,自己摸了过去。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热血雄心 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托天行 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