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五十四、比美

    古挽完全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个世可能不会有谁她古挽更惜命了。

    她出生的时候克死了自己的母亲,十多年活下来,手沾了无数的鲜血,冲这些白白葬送在她手的命,她古挽也要好好得活下去。

    自杀自残什么的,那是留给弱者逃避的借口,她古挽不会用,也不稀得用。

    其实她之前是不爱跟人说谎的,她惯喜欢真刀真枪的来一场,大家各凭本事说话,哪怕她用的手段极其低劣。

    可是遇了顾淮清,她从跟他说得第一句话起开始说谎。

    大概在顾淮清的认知里,她古挽除了是个女的这个事实意外,其余的所有都是假象。

    她费尽心机给他专门编造出了一个身世,她的家世,年纪,遭遇,都是为了最大博得顾淮清的同情心而设计的。

    眼下,她需要一个可以光明正大跟顾淮清索要《广陵潮》内功心法的机会,没想到正正好让她瞎猫撞死耗子的给撞了,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她还真不知道要设计一个什么样的情境跟顾淮清开口。

    “不会了。”

    顾淮清沉默了半晌,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古挽哽咽着问他。

    “以后不会了,不会再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了。”

    “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

    古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紧跟着开始哭,边哭边说:

    “你还是嫌我在拖累你,嫌我是个拖油瓶,你干脆把我丢在这里好了,让我自生自灭好了,我不碍着你,你这回去娶那个什么大丫二丫还是三丫的好了,省得我碍着你的眼。”

    说着这话古挽开始在顾淮清背挣扎,边挣扎边哭,越哭越大声。

    顾淮清停下脚步来,难得的笑出了声,说:“你别哭了,你再哭把这里的孤魂野鬼都给惊动了。”

    “我不怕!让他们把我带走好了,我这去地底下找我娘亲,省得活在这个世又麻烦又碍眼。”

    “谁说你麻烦碍眼了?”顾淮清微微叹了口气。

    “那你今天那样子吼我!你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吼我了!你还说你不是想娶她?”

    “我没有,你都说了,那是个不相干的人,你又做什么生气?”

    “我是生气!那个什么大丫二丫还是三丫的,还没有我万分之一好看,你是瞎了眼也不能够娶她。”

    “是。”顾淮清好笑地说道:“我是瞎了眼也不能娶她。”

    看着顾淮清突然变得好说话起来,古挽知道自己该今天的重头戏了。

    “你什么时候教我练武吧,我以后再也不想被别人欺负了。”

    顾淮清沉默了一会儿,说:“以后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有人再欺负我的话你帮我教训他吗?”

    “对,我帮你教训他。”

    “那……”古挽的唇角一勾,说:“那你要是欺负我怎么办?我找谁说理去?我不管,你得教我练武,以后你要是再像今天这样吼我我揍你。”

    顾淮清点点头,说:“嗯,回去教你练武。”

    天知道他刚才回去的时候发现古挽不在是个什么情况,自从家门被灭之后,那种心脏快要跳到喉咙口的状态他是再也没有体会过了,可是在今天,发现古挽不在了以后,他有瞬间的失态。

    他先是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白日里对她的态度而让她生了气,小姑娘正是气性大的时候,要是趁着晚自己出门负气出走也是可能的,但是她一个小姑娘,腿脚也不利索,也没有盘缠,能去哪呢?

    紧接着他发现事情的不对劲,因为林菀的鞋子还整整齐齐地放在炕前,她这么一双鞋子,鞋子还在,说明她不是自己离开的。

    顾淮清一下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一场青春的祭奠 EXO之萌厨师的逆袭证 邪神至尊 锁妖画之画龙点睛 等你的我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