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四十九、林菀

    古挽知道自己从小不受自己父亲的待见。自己出生的时候克死了母亲,莲云山突发大火烧毁了祖祠,这在父亲眼,是极为不祥的征兆。

    哪怕是以离经叛道为代表的魔教,也容不得一个带着煞气和不详的妖孽。

    “你这个妖孽!这个怪物!”

    他父亲在她犯错的时候总是这么叫她。

    小时候不懂事,以为这是一种表示亲切的称呼。因为父亲手下的护法也管自己的女儿叫“冤家”,所以古挽认为,父亲口里的“妖孽”“怪物”,和这个包含了浓浓爱意的“冤家”也没有什么区别。

    直到她慢慢长大,早熟,聪慧,敏感又多疑。她在很小的时候同龄人知道了更多的东西。

    父亲根本不喜欢自己,甚至还十分的厌恶,这是她在很小的时候已经知道的事情。

    想起小时候有一次,自己被一只癞皮狗追得满山乱跑,癞皮狗把自己扑在地,用它尖利的牙齿咬破了自己的肩膀,用它坚硬的爪子把自己手臂抓了个血肉模糊。

    自己哭着喊着叫着,求饶着。

    而她的父亲站在濯清阁的屋顶看着,看着她是怎么被一只肮脏丑陋的癞皮狗给欺负,并且还制止住了想要前帮忙的暗卫和护法,美名其曰,我的女儿不可能只有这点出息。

    在知道不会有任何人来帮助自己的时候,当时只有7岁的古挽用匕首划破了那只癞皮狗的肚子,把它流出来的内脏肠子给狠狠踩在脚下碾成了稀烂,然后带着满身的血污,带着骄傲期待的目光来到父亲面前,以为会得到她的夸奖。

    结果迎接她的只有狠狠的一巴掌,打得她当时摔在了地,嘴里牙齿松动掉出,满口都是血腥,她身的味道还要浓重得多,直到现在,她一只耳朵的听力也不怎么好。

    “你怎么那么恶心!你这个怪物!”父亲这么说道。

    从那时候开始,古挽明白了,怪物并不是一个亲密的称呼。

    所以当她杀了第一个人时,父亲再骂她怪物,她心里已经不那么难过了。

    她一天天长大,心思越来越沉,做事越来越毒辣。外面的人都说她和她父亲一脉相承,学得了他全部的性子。可他父亲每次都剧烈的反驳,说:

    “我可生不出这样阴狠毒辣的女儿,我们莲云山几代人,也没出过这样的怪胎。”

    多稀啊,魔教教主说自己女儿阴狠毒辣,是怪物是妖孽是前世欠下的孽债。

    古挽承认她的确阴狠毒辣杀人不眨眼,可是她对自己父亲一直都是敬仰崇拜且恭敬的。

    这可是她在这个世唯一的一个亲人。

    所以在得知自己父亲受伤损害了功力,又知道有《广陵潮》这么个东西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带着教众直奔了江淮。

    一夜屠了一百多人,她自己也负了伤,差点被人砍断了一只手,至今肩膀和手臂的衔接处还有一道丑陋的疤。

    她没找到《广陵潮》,她带着一身伤回到了莲云山,然后等待她的又是一巴掌。

    这次她学乖了,她用内里稍微挡了一下,所以这巴掌只是皮外伤。

    可是父亲非常的愤怒,说她目无尊长,说她大逆不道,动了真底子打她,要不是教的长老们极力劝阻,自己可能早死了。

    多稀啊,魔教教主居然要求自己女儿循规蹈矩安分守己。

    之后,他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暗示给她,她以自己的名义,去为他抢这个,为他夺那个,血里来血里去,树敌无数,落得了满身的伤。

    武林里的所有人都把那些债算在她头,她不在乎,她只希望自己在父亲眼里是有价值的,是有作用的,希望自己是能让他觉得信赖和依靠的。

    真正失望和醒悟是什么时候?

    他要江湖丢失了许久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江州二院 桃运神戒 女驸马 热血雄心 托天行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