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四十八、魔胎

    魏毓坐在监视器前,让导演把自己刚才的表现调出来一遍遍反复地看,每次看都觉得自己有需要处理得更好的细节,然后立马要求重拍。

    “我和行川都觉得这个镜头已经可以了,不过既然你觉得还可以更好,那再来一遍,最后挑一个最合适的剪在电影里。”导演跟她说道。

    魏毓觉得这样的法子是最好的,谁也希望这部电影能得到尽善尽美的呈现。可是逐渐地,她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估计是一个情节一个心境一个表情重复过许多遍之后,她反而迷茫了。

    这一迷茫,紧接着带来了烦躁,越是想要表演好,越是表演不好,魏毓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导演也是过来人,一看魏毓的状态不对提出暂时休息。

    魏毓自己坐到一边去生闷气,拿着剧本低着头反复在研读。其实这剧本她已经背过许多遍,完全不需要再像这样子做功课了。她是心烦,所以想找个借口让自己静下心来。

    “表演永远都不可能是完美的。”韩行川坐在她旁边突然开口。

    “可是我觉得你的表演已经非常完美了,和你一,我觉得自己完全不会演戏。”魏毓说道。

    “你已经很好了,作为一个新人来说,你身有无尽的潜力。很高兴看到你有自己的表演节奏,如果你跟着我的节奏走的话,我自己也会有些困扰。”

    魏毓抬头看他,那意思是真话还是客气?

    “表演不会是完美的,哪怕你现在觉得已经不可能再超越了,等过一两个月,甚至不用那么长时间,哪怕明天你再来看的话,你也会发现不足的地方。”

    韩行川侧了侧身,为她挡住了这时候灼眼的阳光。

    “表演是要求慢工出细活,讲究细致和细节,可是这也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过程。总归来说,表演还是一个创作的过程,总需要那么一点想象力和创造力,当然也有一些即兴,这些东西转瞬即逝,你抓住当下最接近人物内心的那一次足够了。”

    韩行川说完这话离开了。

    魏毓呆着张脸问旁边的朵朵,

    “大神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说得云山雾绕的,不像是韩行川一贯的说话风格。

    “是让你别太吹毛求疵,有时候留一点遗憾挺好。”

    朵朵准确地抓住了韩行川话里的主题和精髓,及时地打住了魏毓无限制的延伸。

    顾淮清是一个瞎子,古挽是一个废人。一个瞎子背着一个废人走在路,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还好这里是荒山野岭,也没有别人来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古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流失,她能撑着不睡过去,完全是她舍不得眼下顾淮清背着她的光景。

    背着血洗自己全家的魔头漫山遍野地走,还时不时输送内力给她吊命,想想都觉得十分有趣。

    顾淮清这人的话很少,除了最开始问她的那几句,以及让她不要睡过去的叮嘱之外,他基本没说过话。都是古挽一个人在那说,然后他听着。如果问到了和他有关的话题,他想回答回答,不想回答不说话。

    从顾淮清时不时的回答里,古挽知道,顾淮清自从次死里逃生之后,一直四海为家,靠着一点浅薄皮毛的医术,跟一些庄稼人农民换点粮食。

    古挽问他为什么不去寻仇。他说他的仇人行踪不定,往往当他听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彻底没影了。

    他这次来这里,也是听说他的仇人在这里现了身,所以过来看看。

    古挽冷笑,心想他一个瞎子也的确不容易。她们魔教的确是行踪不定,杀人灭口也是一个晚的事情,处理完了只有立马走,等顾淮清听到消息再赶过来,可不是已经没影了。

    这次古挽来这里也是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邪少称霸都市 女驸马 我的男神他一点也不男神 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