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四十七、道长

    今天午的戏魏毓都是躺在草丛里度过。还好那里的草丛茂密,她躺下去能砸出一个坑来,不然她这样拍个镜头去监视器前看一次的德性,指不定还要怎么穿帮呢。

    导演把顾淮清各种角度的走路镜头拍好,终于拍到了顾淮清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

    顾淮清循着声音过来,也亏得他看不见,所以听觉异常灵敏,否则还真发现不了即将昏迷的古挽。

    古挽发现有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一下子全身戒备了起来,她含了一颗毒针在嘴里,想等那个人过来之际先动手将他杀死。

    可是渐渐地,她发现这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先不说她手筋脚筋尽断,全身武功被废,是朝着她走来的这个人,呼吸脚步异常轻盈,绝对是十足十的顶尖高手,是全盛时期的自己,也未必见得能和他打成平手。

    古挽绝望地闭了眼,或许真应了那句话,天道好轮回,她杀了那么多的人,做了那么多的歹事,成为江湖人人人得而诛之的魔道妖女。终于在这一天,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惨死路边,化作一抔黄土,来年下了雨,自己也和这些草长成了一体。

    古挽不甘心!

    她不甘!

    可是再不甘又能怎么样呢?亲信把她丢在这里走了,说这是对她最后的忠诚。在这样的荒山野岭里,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算她不被人杀死,再过个几天,她也会死。

    也许是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也可能因为饿死渴死,也说不定到了今天晚,她被从山里出来觅食的野兽咬死。

    一把佩剑撩开了她面前的草丛,古挽是先注意到了那把佩剑,紧接着才看到了一抹淡色的身影。

    这把佩剑的造型古朴,剑鞘雕刻了一只形状古怪的隼鸟,一双利眼仿佛能划破长空,尖利地插在古挽的心脏。

    这是江淮顾家的家徽,古挽熟得不能再熟,当年她带着莲云山数千教众血洗顾家的时候,这种样式的佩剑她不知道烧了要有多少把。

    顾家是江淮地区最有名的习武世家,人人习武,家族人手都有一把这样子的佩剑。当年顾家一百四十二口人,她杀了一百四十一人,剑却只烧了一百四十把。其少了顾家大少爷顾淮清的佩剑,以及顾夫人,也是顾淮清母亲的那把佩剑。

    现如今,看到这样熟悉纹路的佩剑,古挽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身前的草丛完全被人撩开,一个身着淡墨色长衫的男子出现在古挽面前。现在已至正午,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这人一出现,那阵晃着古挽眼睛的强光立即不见了。

    顾淮清!

    古挽咬着牙齿冷笑,当初屠门的时候自己并未和他交手,只是趁着他和别人打斗之际往他眼睛撒了一把毒粉。现在看他白巾敷眼,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瞎子。

    顾淮清啊顾淮清!当初屠门的时候怎么独独放走了他呢?如果不是当初的疏忽,自己也不至于到了现在这般田地。

    魏毓熬了一个午,都是以呼吸声和一片衣角出镜,这下子终于要拍到她的全脸特写了。

    她看着摄影机朝着她的脸在推进,她是一个将死之人,眼下的形容十分枯萎,可是她的眼睛明亮,眼神里透了一股执拗的倔强和不甘,让她整个人都显得鲜活了起来。

    导演本来放松着的拳头一下子握了起来,心道难怪美术总监总是对着魏毓的样貌不吝赞美,夸得是天有地下无。眼下他也觉出味来了,这个魏毓,这张脸,完完全全是为了高像素高分辨率高帧度的大银幕而量身定做的。

    她只要入了镜,她是戏。

    导演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自己转型的这部电影,拿个大奖应该是没跑了。

    “这位姑娘!”

    顾淮清行了个礼,对着地的古挽先开了口。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血祭毒后 末世迷失 邪神至尊 一场青春的祭奠 皇气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