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四十二、负罪

    何垣还在翻着他的小兜兜,他分明记得自己之前把魏毓的房卡收到了这里,怎么现在是找不到?

    他偷眼瞄了一眼魏毓和站在她旁边的齐澄同学。

    魏毓是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机,好像旁边那个一脸黑气,虎视眈眈盯着的人不是她一样。

    魏毓重新打开了手机,她辈子的好人缘终于在这会儿体现出来了,很多之前合作过的明星都站出来帮她说了话,非常强硬的驳斥了窦瑶的诋毁。

    窦瑶经此一役,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可是这还不够,魏毓手里还有她不少的东西,她初时偷窃的档案,她佯装自己父母双亡的证据,还有现在还没查清的,她涉嫌给自己下毒一事。

    魏毓冷冷地笑了笑,心想且等着吧,她辈子窝囊地过了生活,诚恳地对人,最后却落得了那样一个下场。她窦瑶做了那么多丧良心的事情,这才哪跟哪啊?未来还长着呢,咱们走着瞧。

    “魏毓,你在听我跟你说话吗?”齐澄见魏毓一直没反应,有些恼怒地问了她一句。

    魏毓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我不是很想听。”

    恰好这会儿何垣已经把房间门给打开了,魏毓一个侧身躲过齐澄的拉扯钻了进去,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关门,所以用了平时更多的力气。

    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在门要合的瞬间从那门缝里伸出了一只手,门带着飓风摔在了那只手,然后弹开。

    魏毓听到了一声十分压抑痛苦的闷哼,吓得她脸都白了。

    刚才见那只手突然伸出来的时候她及时跑到了门边想要制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齐澄生生被魏毓摔门的举动给夹到了手。

    何垣惊呼着把门扯开,魏毓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她看着门外的齐澄捂着手整个人跪在了地,五官全部蜷缩在了一起,额头全是大滴大滴的汗珠。

    韩行川本来打算看着魏毓关门走,却意外看到了这一幕,他在齐澄前想要伸手挡门的时候像制止,可是魏毓的动作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发声。

    韩行川前扶着他,问:“你怎么样?我叫人送你去医院。”

    魏毓这才战战兢兢地过来了,压着自己颤抖的嗓子跟何垣说:“去医院,快去医院。”

    她知道自己刚才摔门用了多大的力,自己力气带起的速度以及那扇门本身的厚度全摔在了齐澄的手,那种场面让魏毓觉得心惊,她甚至都不敢去看齐澄手的伤势。

    齐澄把身子压得极低,一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从这种剧痛缓过神来。五指连心,这下他算是体会到了。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忍痛的样子有多狰狞,所以他都不敢抬头,怕自己的样子吓到魏毓。

    一直冰凉的手抚自己汗湿的后颈,他听到魏毓颤抖着声音叫他的名字,问他:

    “齐澄,你怎么样?我这送你去医院。”

    “疼!”齐澄只说了这么一句。

    魏毓内疚地都快哭了,她是不喜欢齐澄没错,甚至有的时候还有点厌烦和讨厌,可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他。

    现在因为她的原因要是让齐澄落下什么后遗症,她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魏毓一直在道歉,然后说“这去医院!你别怕,不会有事的。”

    魏毓让何垣把他搀扶起来,用手机搜索本市看骨科最好的一家医院,她几乎可以断定,齐澄一定伤到了骨头。

    齐澄的整张脸都被汗水给浸湿了,他需要靠在何垣身才能勉强站得住。

    韩行川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把所有的东西给提前准备好。

    魏毓去按电梯,等待的过程一直在跺脚。

    进了电梯以后,狭小的空间里变得更静谧,魏毓压抑着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神奇宝贝兹伏奇赤 万界游行 血祭毒后 花开花落 邪少的霸道嫡妻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