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三十二、哭戏

    “行川!”

    赵云澜的眼眶里已经晕了一层泪水,让她看起来有种楚楚可怜的美感,是会让人心疼的长相。

    “云澜不是那个意思。”韩行川先跟魏毓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向赵云澜,说:

    “你年纪魏毓大许多,说话也注意分寸一点!”

    赵云澜觉得委屈,眼睛稍稍睁大,然后快速眨了一下。

    这是不优质的演员通常用来挤眼泪的方式,但是赵云澜的这下子失败了,她并没有把眼泪挤出来,所以她只能用一种尴尬的姿势看着魏毓睁着眼睛大颗大颗的掉泪滴。

    赵云澜觉得怪了,魏毓把眼睛瞪得那样大,瞪得显得她整个人都倔强执拗了,也不见她眨眼,可这眼泪是跟自来水一样哗哗往下掉。赵云澜都有些怀疑她是在自己跟韩行川说话的时候偷偷点了眼药水。

    魏毓心里却是在想,傻了吧,爷是靠哭戏闻名的,我试的这两部电影,都是靠哭戏加分的。爷天生泪腺发达,说哭哭,羡慕吗?羡慕也没用,羡慕也羡慕不来。

    总之,在两个女孩子因为拌嘴而起矛盾的局面里,谁要是先哭谁有理,在加魏毓年纪赵云澜小了近10岁,这场吵架怎么看怎么像是赵云澜在欺负她,当然,这是在韩行川没有听到魏毓之前跟赵云澜说的话的情况下。

    韩行川有些哭笑不得,他好歹也是许多个国内国际奖项加身的影帝,魏毓是真哭还是在演戏他一眼看得出来,看着魏毓时而垂头啜泣,时而看着窗外低泣,时而抱着肩膀隐忍的哭泣。这段哭戏简直哭出了层次,哭出了花样,哭出年轻演员的风格。

    韩行川一看知道,魏毓肯定是在心里自己构建了一个小剧场,模仿了能够让她表演的情境,不然赵云澜这不痛不痒的几句话能刺痛到她?

    韩行川还真不信。

    魏毓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心血来潮地跟赵云澜飙哭戏,可能是打看到她拙劣的演技起,自己有了想为她一堂生动表演课的冲到。

    她在心里为自己模拟了这样一个场景,她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从小有着成为演员的电影梦,并且一直为之奋斗和努力。好不容易,在她自己的努力下,她得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角色,但是这部片子制片人的老婆不喜欢自己,所以要求制片人把自己从这部电影角色里剔除,而她不喜欢自己的理由居然是自己长得她漂亮。于是制片人答应了,把她从这部电影里给删去,她没有背景也无能为力,只好默默地承受这一切。而这次机会是她最接近梦想的一次,再之后,她再也没有得到过着更好的表演机会,直至郁郁终老。

    魏毓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不可自拔,正好她能看见前面后视镜里自己的脸,于是她表演得更起劲,把那镜子当做了摄影机,还自己找了角度,哭得各种投入。

    赵云澜见魏毓突然哭得起劲,自己便没有了哭得心思。她在心里真是为魏毓大大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她认输,她真的认输。

    这魏毓虽然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可人出演《广陵潮》也是正儿八经的试镜试的,自己跟人专业演员哭戏,是自己笨是自己分不清形势,她输得甘拜下风,只闻愿着魏毓不要再哭下去了,回头下车的时候要是让人拍到了她红肿的眼眶,还指不定会有什么惊人的猜测呢。

    等魏毓哭够了,回过了神来,见赵云澜一脸如丧考妣地看着自己,身旁的韩行川却是一脸的无奈。

    魏毓脑子里那根弦一紧,心想自己哭都哭了,之后的戏该接着演下去。

    她调整了一下表情,对着赵云澜一脸的羞愧,喊了她一声:“赵姐姐!”

    她这声一出,韩行川当即别过了头,赵云澜也赶紧抓住了她的手,说:“别说了,姐姐不怪你,姐姐也有错,不该跟你计较的,你也别哭了,再哭该不漂亮了。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风月鉴 一场青春的祭奠 思慕之 神印之情深依旧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