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二十九、尴尬

    “你哪位?你管我!”

    魏毓看着韩行川,缓缓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饶是韩行川这种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见过形形的人来看,魏毓的这个回答也的确算是非常标新立异了。他原本还以为能在魏毓口听到类似于自己很辛苦,艰难地在吃人的娱乐圈打拼还要受到别人的非议,本来也没做什么,结果是有人看自己不顺眼之类的话。

    韩行川这安慰的话都到了嘴边,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诫一下人小姑娘,但人家好像完全不在意。

    “你好像,不在意?”韩行川还是问出了口,他是真的有些好像魏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在想些什么。

    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接触过魏毓这个年纪的演员或者明星,但魏毓的特殊之处在于,在她这个年纪能红到她这种程度的,好像近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同时,她之前经历过的几次络暴力事件来看,现如今的现役明星也没几个有这种经验,起码他自己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他自己的印象,他好像打第一部电影面世之后,大众对待他的态度都是以褒奖居多,再后来,他得的奖越来越多,受到的褒奖也越来越多,偶尔有一两个质疑诋毁污蔑的评论,也会迅速让他的影迷和路人友给刷下去,所以他出道这么多年,还真没被人指着鼻子骂过。

    这个层面来说,出道还不足半年时间的魏毓,在这个面的经验可谓十分丰富了。

    魏毓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一开始也在意啊,毕竟没有谁天生生下来是给别人指责给别人骂得,在遇到这些人之前,我也没被人这样骂过,最开始也委屈也愤怒,拼命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但是又无能为力,渐渐地麻木了,其实也不是麻木,是觉得挺没意思的。”

    “没意思?”韩行川诧异她会用到这个形容词。

    “是很没意思啊,你要是有时间可以看看友骂我的那些话,颠来倒去是那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要么说我以前非主流学习不好是个小太妹,要么是说我整天不学好跟人早恋,这都是他们臆想当的我的形象,既然我在他们眼都是这个样子了,我做什么还要在意他们对我有什么看法,说白了这些人即不为我贡献票房,也不会成为我商业价值的评判标准,他们不能给我带来半分的利益收入。我这么一个利益至的人,为什么还要在意他们的感受?”

    魏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这些话本来都属于她在心里标注为“不可说”的类型。现在媒体什么的都给她打了一个“青春正能量偶像”的标签,按照这个标签的定义,魏毓对于这个问题的标准回答应该是:

    “既然有那么多人对我有不满和非议,那说明我身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应该多在自己身找原因,努力改正,争取做一个能传递正能量的偶像,在我的粉丝面前起到一个积极的表率作用。”

    按理说她这样回答才是规范的。但是魏毓想问,凭什么?

    凭什么她得在自己身找原因?凭什么有人看不惯她她得积极改正?她粉丝整天为了她在和一群黑粉对骂,费尽心思帮她澄清,到头来她还向着那些整天骂她的人说话?

    她又不是脑子里长了蘑菇!

    所以魏毓对于自己现在能坦荡地跟韩行川说出这些话来是感到诧异的,她心里并不能判断韩行川是否和那些给她安“青春正能量偶像”的人一样,她不知道韩行川能不能理解她心里这些小暗黑小负面的心思。韩行川之前说她活得太古板,像座前清的老挂钟,如今她还老神在在地跟人说什么利益至的事情,难说又会抹黑了自己在对方心的形象。

    不过既然话都说出了口那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说,所以魏毓只能憨笑着说:“我的心里减压办法而已。”

    “你其实活得很通透。”韩行川偏头看了看窗外漂浮在身边的云层,然后跟魏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热血雄心 诡灵期刊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女驸马 天域大剑魔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