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二十三、大腿

    魏毓气呼呼地回到了座位,明明满脑袋的脏话都到了嘴边,却又要碍着自己公众人物的身份而强忍着。

    所谓的好聚好散,注定是不适合自己和齐澄这种人。他们俩本来不是一路人却要强行地走到一起,现在分开之后自然要桥归桥路归路。

    既然这样,那撕破脸好了,谁也别给谁留情分。

    老板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已经收起了之前还客套着的礼貌,腰杆挺得笔直,语气冷硬地跟魏毓说:“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走吧。”

    “这话你要是在一个小时之前,我们刚到这的时候你跟我说,那我立马掉头走,你不愿意做我生意我也没办法,我绝对不为难你。可你这样晾了我们一个小时,我还从来不知道有哪家餐馆是这样招待客人的。那我不管,我话已经说到这了,今天我不在这吃到饭我绝对不走!”

    “那你这样等着好了,我倒是看看你今天能不能吃这顿饭!”老板强硬地撂下这句话走了。

    魏毓气得抱着胸喘粗气,魏冬小心翼翼地打量她的神情,好声气地劝她,说:“要不咱走吧,你是有头有脸的人,犯不着跟这些小人较劲。以后咱再也不来这里吃饭了,等你以后拿了影后成为巨星的时候,他们自然该哭了。”

    魏毓抬眼看他,心想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有趣。之前自己较淡然平静的时候,他可一个劲地蹿下跳说人家怠慢自己。现在自己真的生气了吧,他又劝自己和气生财。

    那魏毓可不是这样的人,别人劝几句能消了气?在她这里没有这样的道理。

    她火气来的时候,谁说话也没用,她谁的面子也不给,她什么形势都不看。她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这回可不是为了委屈自个儿来到这个世界的。

    哦,现在一个小小餐馆的老板敢在齐澄的指使下给她难堪,那她以后在圈子里还要不要混下去,那是不是说明以后谁都能骑在她脖子胡作非为,而且她还得忍让着?

    做梦去吧!

    老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她今天偏偏要把馒头和骨气都找将回来。

    渐渐地,到了吃晚饭的高峰期,客人开始逐渐增多,魏毓他们的座位是整个儿大堂的正央,属于别人去哪都得从他们旁边经过的尴尬位置。

    他们两人,这样搁那坐着,桌子除了号码牌一无所有,没有碗碟,没有茶水,没有菜单,看去古怪极了,再加魏毓和魏冬的长相本来扎眼,所以往他们身边走过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往他们身看几眼。

    魏冬被人看了几眼后觉得不自在了,他跟魏毓说:“你消消气,跟这些人生气干嘛,你明天都要进组拍戏了,可千万别把情绪带到戏里去。”

    “今天这事要解决不好,我未来一段时间的心情都会受到影响,你也别劝我,你劝我我也不走,我搁这呆着,我不信他还能把我给撵出去。”

    谈健从窗户缝里把目光移了回来,带着些玩笑的口吻道:“多稀啊,魏毓都气成河豚的模样了,我都有一段日子没见过她生气了,我还以为她在娱乐圈里历练过一段时间后变得沉稳了。”

    “以前是你们惯着她,让她以为谁都得看她的脸色,谁都得给她面子。那现在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面子究竟有多值钱也好,不然小心以后去了更复杂的娱乐圈,因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得罪人,那才是天王老子也帮不了她。”齐澄慢悠悠地说道。

    在场知道齐澄和魏毓过去关系的人,都知道齐澄是借此机会在敲打魏毓,可是这敲打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想让魏毓觉得离开他齐澄活不下去?还是要让魏毓知道跟在他齐澄身边的好处?可这无论出自哪个目的都是抱着想要和好的心思啊。

    可是这不对啊,齐澄都有未婚妻了,他还想跟魏毓和好?他不是脑子暑了吧。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天域大剑魔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张狂年代 睡仙 幽冥手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