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一十三、情况

    等魏毓拖拖拉拉地从洗手间出来时,童阿男居然还站在门口等她。

    魏毓觉得尴尬极了,随口说了句:“现在的小三这是特别嚣张哈?”

    “小三?”童阿男呢喃了一句,然后笑了,说:“做小三她还不够格呢,我估计徐畏也是逗着她玩,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你不介意啊?”魏毓小心地问了一句,要她说,这童阿男的气度还真不是一般大,要是徐畏这拈花惹草的狗玩意儿是她男朋友和未婚夫,她非得买凶杀人不可。

    可人童阿男呢,该骂骂,该揍揍,骂完揍完了之后,又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导致徐畏这些年愈发的得寸进尺。

    “我介意什么啊?”童阿男说道:“徐畏根本没把她放心,我今天哪怕气急了甩她两巴掌,徐畏知道了,也只会着急忙慌地来给我道歉,说不定还要夸两句打得好,我做什么在意啊?”

    这话说得没错,徐畏要是发觉童阿男生气了,当下的第一反应是如何自保,其他人的死活,还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现在的这些姑娘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童阿男看了一眼魏毓,慢悠悠地说道:“等她们能混成顾子庭层次再来我面前挑衅,我说不对还能多看她几眼。”

    魏毓愣在原地斯巴达了,心里千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这好么生生的怎么又扯到她了呢?更何况顾子庭都是一死人了,怎么还能让她如此念念不忘?

    “顾子庭和徐畏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吧,他们之间又不存在这些复杂的感情纠葛。”魏毓委屈地给自己辩解了一句。

    “呵!”童阿男唇间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然后说:“这男女之间会有单纯的友谊关系么?反正我是不信的。”

    童阿男撂下这句话,然后淡漠地看着魏毓等她的回应。可这事魏毓还真不能够插嘴,虽然童阿男口所说的当事人是她自己和徐畏,可她现在已经不是顾子庭了,对于她曾经和徐畏的交情也不好置喙。

    “可是顾子庭已经死了。”魏毓只说了这么一句。

    童阿男叹口气,缓了缓才说:“原本以为顾子庭死掉的事情能给他点警醒,好歹能让他看去懂事一点。可现在看去,这人还是绣花枕头一包草,没什么太大的出息。”

    说到这,童阿男笑了笑,说:“不说这个了,电影快要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她两掐着电影结束的时间回去,魏毓刚刚在椅子坐下来,放映厅的灯光全部亮起来了,魏毓特别自然地跟着所有人起身鼓掌,一副收益良多的样子。

    然后徐畏扯过话筒大声嚷嚷道:“大家回去可一定要给我们这部电影多做宣传啊,我们这部电影的票房可指着大家了。”

    魏毓看他这个轻浮的样子,大概理解童阿男说他绣花枕头一包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了。

    电影放映结束后有一个晚宴,是为了答谢今天到现场来捧场的嘉宾的,各位去不去纯属自愿。

    魏毓本来是不想去的,她们几个小屁孩夹杂在一群大人里,那不纯属添乱嘛,可徐畏不同意,魏毓刚打算闪人他过来抓人了,死拽着魏毓的衣袖不放手,说:

    “我看童阿男的表情不大对,一会儿你可得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要有什么不对劲你可得帮着我一点。”

    “我凭什么?”魏毓问他:“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妹妹啊,我的亲妹妹啊。”徐畏哀哀怨怨地说:“今天好歹也是你哥的大日子,辛辛苦苦拍得一部电影要映了,照理说童阿男在这样的场合里会给我留点面子,可你是没看见她刚才瞅我那眼神,像是要把我活剥了一样。一会儿要是我说错了什么得罪了她,她当着这么多记者同行的面揍我一顿怎么办?”

    魏毓无言以对,这的确像是童阿男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蛮圣纪元 邪少的霸道嫡妻 邪神至尊 思慕之 花开花落 
语言选择